第二十章

翡翠芍药NP/NPH 作者:桔川里

第二十章

      “公子的伤……”
    这时支诚正端着洗漱器具掀帘进来,瞧见绿珠站在一旁,先是奇怪,却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向她皱了皱眉,便顾着去服侍温峘了。
    绿珠看他进来,也就抿住了接下来的话,一时间也不知是进是退,只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呆了呆。
    还是温峘看她一脸疲惫,想她又是守了他一夜,知道她关心自己的伤势,便微笑安慰道,“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这可多亏了咱们小绿珠这几天的细心看护呀。”
    话音刚落,只见他面色倏地一滞,温柔的嘴角变得平直,露出一副极力忍耐的模样。
    支诚仔细着手中动作,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叹口气道,“我的公子呀,您就别勉强了,您是没看到,您这背上的皮肉都烂成什么样了,您看看您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温峘有些不好意思,又看向床前的绿珠。
    刚刚看到他痛苦的模样,她急忙跑了过来,此刻正攀在他床前,睁着一双圆眼担心地看着他,那模样真是说不尽的可人,就算再聪明,也终究不过是个孩子啊,看来她是真担心他就会因此死去了。
    温峘无奈笑了笑,摸着她的头安慰道,“别担心,很快就会没事的,啊,好好去休息吧。”
    “是呀是呀,你就赶紧出去吧,别在这碍手碍脚的了。”支诚也在一旁随口应和道。
    “支诚。”温峘轻声责备道。小绿珠就在一旁气鼓鼓看他。
    支诚撇了撇嘴,识相地闭上了嘴,细心埋头给温峘理着背上的伤口。
    绿珠胜利似的对着少年的后背做了鬼脸,接着向温峘告退,自己待在这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况且她实在是,“哈啊——”,绿珠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实在是太累了。
    绿珠揉着眼睛,掀过重重帘帐往外走去,身后二人断断续续说起了什么,左不过是公子向那支诚询问院中近来发生的事,还有路伯的身体状况,这是他近来醒来都会做的。
    支诚则一一向他述来,其中总还夹着许多愤懑不平的话,不消说,肯定是为了公子的那身伤,最后的最后便总要怨到殿下身上。
    殿下啊、公子那天见了殿下后回来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听胡妈妈说当时他们都吓坏了,但是动静并不多大,至少那天早早睡下了的绿珠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早醒来,才发现大家似乎都怪怪的,那几天,院里的人似乎失去了往日的活力,连平日最是活络八卦的胡妈妈都整日沉默着,霎时间,沉重凝滞的褐色雾霭快速弥漫在众人之间。
    看大家的反应,公子的伤似乎是殿下所为,可是为什么呢?她也多次试图问过他们,但大家要不是叁缄其口,要不就是一副慌慌张张的模样让她最好别问。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知不知道是为什么,大家都不敢将其与殿下联系起来,但是支诚敢,给公子换药时,他总要翻来覆去地说着殿下的不是,谁也没法让他闭嘴,但也仅此而已。
    绿珠实在有些难以置信,她实在是无法将心中殿下的形象与公子那狰狞骇人的伤联系在一起。
    况且公子也从未提过殿下的半点不是,至少在她有限的认识中是这样的,而且殿下……也不知道殿下今晚还会不会再来……
    “会来的吧……你说是吧?”绿珠揉了揉眼睛,对着那廊下的白鹦鹉自言自语道,那鹦鹉自然是没有搭理她。
    小姑娘却不以为意,虽然她时常为捉摸不透公子与殿下之间的关系而感到气馁,但就像胡妈妈跟她说的,等她长大了,她总有一天就会懂的。而现在,她已经开始期待着夜晚殿下的再一次降临了,那是她们两人之间的秘密,而现在,“哈啊——”,绿珠连连打着哈欠,她现在极其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

第二十章

- 耽美 https://www.danme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