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绾发

艳娇娘    [骨科姐弟] 作者:草莓味的秀气

29,绾发

      乔至臻还不知道自己姐姐已经在赶往延州的路上。
    他一心一意扑在齐老身上,好在齐老也是惜才之人,见乔至臻天资聪颖,动了想要收入门下的心思。
    齐老早些年弟子遍布大昭,更是辅佐两任太子,是齐宣帝最为敬重的师长,如今年事已高,已经无力在教导年幼的太子,齐宣帝怜惜老师身体,想让齐老安心留在京城颐养天年,可齐老语句厌倦了京城生活,想要回到老家延州,齐宣帝再叁挽留无果,只能同意齐老回乡养老。
    齐老已经多年不在收徒,可如今看见乔至臻,他那颗惜才之心更是蠢蠢欲动,有意收乔至臻为自己的关门弟子。
    乔至臻哪有不同意的,欢欢喜喜的拜了齐老为师,在齐老的居处一待就是半月。
    在说乔蔓与乔至州在青山待了数日之后,启程返回了乔府。
    离开乔府时是与乔至臻,回到乔府时却是和乔至州,乔蔓觉得有些讽刺,可她如今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到底是如何的,明明不想将乔至州牵扯进来,可她发现事情并不如她想的那般,她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乔至州将乔蔓送回乔府后,很快就离开了乔府,因着在青山与乔蔓游玩多日,手上攒着许多事情还未处理,他还要去处理完这些大小事情。
    再者,乔至州算到这几日乔茵就要回来,以乔茵的性子,定是不会放过乔蔓的,届时他在出现,将乔曼带走,到时候乔曼除了自己就无人可以信任了,只能依附于自己。
    乔蔓回到府上就受到了乔至臻寄来的家书,乔蔓有些疑惑,不明白为何乔至臻要给自己寄家书,望向齐嬷嬷,齐嬷嬷也是一脸的无奈。
    乔蔓想了想还是决定看一看。
    打开信封,取出带着淡淡香味的信纸,苍劲有力的字体跃然纸上。
    蔓娘亲启:
    近日不能归家,望蔓娘莫要担忧,待此间事了,吾定然归家,勿念,阿致留。
    乔蔓思考许久,还是决定将这信放在妆龛中,不予理会。
    她不能,也不许自己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乔至臻身上,乔至臻对她再好,也只是因为一时感兴趣,若是日后他厌倦了自己,想要抛弃自己简直易如反掌,可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她不能沦陷在任何人的花言巧语里面。
    齐嬷嬷瞧着乔蔓脸色不太好,也不敢多问。
    乔蔓放好信,对齐嬷嬷道:“嬷嬷,上次那药,在给我熬一些。”
    齐嬷嬷自然不会拒绝,亲自去接手熬药的事宜。
    这几日乔蔓着实有些累了,躺在贵妃榻上小憩,却不想直接睡了过去,等再次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屋内并没有点上蜡烛,乔蔓想着或许是嬷嬷见她睡着了,就没有让小丫鬟进来打扰她。
    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身上有一层薄薄的毯子,她掀开毯子,准备起身,却惊悚的发现自己的房间里坐着一个人。
    乔蔓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了,抑制着想要突破喉咙的尖叫,她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影。
    “醒了?”那人出声,顺手打燃了火折子,借着火折子那微弱的光,乔蔓看清来人,是早就出门的乔至州,一时间所有的恐惧变成愤怒,她几乎是想也不想,将手中捏着的毛薄毯扔了过去。
    乔至州轻而易举的接住薄毯,微笑的看着恼羞成怒的乔蔓,道:“吓着你了?”
    “做什么要这么吓我?”乔蔓一双水润润的美眸瞪着乔至州,气恼他随意进入自己房间就算了,还凭得这样吓唬她。
    “莫气了,我归家时,见你睡的正香,便不忍心叫醒你,哪知你睡的如此香甜。”乔至州点上灯,他来到乔蔓的身边,道:“我还未曾用晚膳呢,快去叫齐嬷嬷做些好吃的。”
    乔蔓拿乔至州没有办法,叫来小丫鬟摆上晚膳,两人落座,桌上时简单的叁菜一汤,两荤一素,乔至州知道乔蔓不重口腹之欲,也不说什么,两人安静的用完晚膳。
    用过晚膳,乔至州百无聊赖的打量着乔蔓的闺房,明显不打算离开,乔蔓不理乔至州,自己去了偏房沐浴一番,回到梳妆台前,拿着干帕子细细的绞着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
    齐嬷嬷将早就熬好的汤药端了上来。
    乔蔓皱眉,对着齐嬷嬷道:”先放着吧,嬷嬷,我一会儿再喝。“
    她讨厌这些黑乎乎的汤药,可如今却不得不喝。
    一旁百无聊赖的乔至州见了,也有些心疼,他来到乔蔓身边,接过乔蔓手中的帕子,为她仔细的绞着秀发,道:”改日我去找个更温和的方子给你送过来。“
    ”还是苦药,有什么区别?“乔蔓皱眉,她转过头瞪着乔至州,一双潋滟眸子盛满了风情。
    “是我的错,日后我定不会让你在受这些苦了,嗯?”乔至州耐心的哄着乔蔓,见头发差不多干了,取了梳妆台上的头油,给乔蔓的秀发抹上。
    以往这样的事情都是紫苏为她做的,只是今日乔至州在她这,她不好叫紫苏进来服侍,却没有想到乔至州会亲自为自己做这些事。
    “大哥........乔蔓微微侧头,却被乔至州按住肩头,他声音轻柔:”别动,马上就好了。“
    乔蔓微微脸红,安静坐下,任由乔至州在自己的头上胡作非为,可她又担心乔至州做不好这些精细活。
    ”你仔细些,头油不可涂抹太多。“乔蔓平日最是爱惜自己的一头秀发,什么护发养发的方子乔蔓都会尝试。
    乔至州不言语,只是仔细的为她擦拭头发,用犀牛角梳从头梳到发尾,想到女子梳发的意义,乔至州轻笑,声音温柔:”  我为阿难绾发,愿阿难与我共白首。“
    乔蔓意动,微红了面颊,也不好再说乔至州些什么,只能任由他为自己打理秀发,望着乔至州认真专注的模样,倒是颇有几分郎情妾意。
    乔蔓收拾好后,打量着外面的天气,对着不肯离去的乔至州道:“夜深了,大哥还不回去?”
    不曾想乔至州却耍起无赖,他铁了心不愿意就此离开,对着齐嬷嬷道:“嬷嬷去帮我也叫些热水来,奔波一日还未来得及洗漱,我浑身不自在呢。”
    齐嬷嬷哪里敢动,她抬眼望着乔蔓,乔蔓没办法,只得道:“大哥,这是在府上,若是被有心人知晓了,你叫我怎么办?”
    乔蔓微微蹙眉,不赞同的看着乔至州,乔至州也知道不好逼急了乔蔓,可乔茵就要回来了,他若不能在乔茵回来之前彻底拿下乔蔓,那可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乔至州眼神暗了暗,决定不去理会乔蔓的话,他将乔蔓打横抱起,大步往床榻走去,乔蔓被吓了个半死,捏着乔至州的胳膊道:“大哥!你快放开我!”
    --

29,绾发

- 耽美 https://www.danme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