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马车(h)

艳娇娘    [骨科姐弟] 作者:草莓味的秀气

22,马车(h)

      乔蔓休息了一日后身子便没了大碍,在听到乔至州随着乔远庭出门后,她不是不松口气,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昔日温和和蔼的大哥。
    既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么乔蔓只能选择逃避。
    乔至臻也不知道对着几位长辈说了什么,总之赵氏很是热情的将乔蔓与乔至臻松出了家门,还嘱咐乔蔓在外面要照顾好乔至臻,可不要怠慢了他。
    乔蔓实在好奇,在马车里时缠着乔至臻问了许久,乔至臻还与乔蔓卖关子,可见乔蔓真的生气了,他便讨好的搂着乔蔓道:“我告诉祖母你要去庆云寺为她礼佛,她很高兴的答应了,大伯母知道了也十分赞成,还特地嘱咐我多待几日,为祖母她老人家多理几日佛经。”
    乔蔓竟不知道这般简单就出来了,她望着乔至臻,道:“你定是在骗我对不对?理什么佛需要我在青云寺住上好几日的。”
    乔至臻与乔蔓鼻尖对着鼻尖,道:“我对祖母与大伯母说青云寺的主持从上京求来了一卷得道高僧的佛经,祖母年纪大了,信这些也无可厚非。”
    乔蔓捏了捏乔至臻光滑如玉的双手,小声道:“佛经最难抄,要抄你自己抄,我可不抄。”
    乔至臻笑声清朗,完全不像初见时那般清冷,他今日穿了一件素净的圆领长袍,长袍上绣着精致的花纹,一头长发用一条玄黑丝缎绑着,衬的乔至臻矜贵清雅,眉目如画,最是好看。
    他宠溺的点了点乔蔓小巧的琼鼻,道:“不让你抄,我早就准备好了,这几日你只管好好顽耍,什么都不用管,凡事有我在。”
    乔蔓说不感动是假的,她从小就不得父亲喜爱,早早的没有母亲,祖母也不是很看重她,当初有了一门亲事,可未婚夫却选择了更有背景的乔茵。
    大哥温和有礼,可他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大哥,想到乔至州,乔蔓眼神有些黯淡。
    乔至臻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乔蔓的情绪变化,亲昵的蹭了蹭乔蔓的面颊,心中实在欢喜,忍不住在乔蔓的粉面上窃的一吻。
    乔蔓捏着粉拳锤打着乔至臻的胸口,娇笑道:“登徒子,调戏良家姑娘。”
    乔至臻抓住乔蔓作怪的小手,与她耳鬓厮磨:“我只对你这样。”
    “油嘴滑舌,不知羞。”乔蔓伸出纤细的玉手,点了点乔至臻樱色的薄唇,两人好一阵嬉闹。
    一开始两人还只是耳鬓厮磨,只是渐渐的,两人就有些肆无忌惮了。
    乔蔓香肩半露,粉面含春,她一双水润润的眼眸含羞带怯的望着乔至臻,双手搭在乔至臻脖颈上,笑容娇媚:“阿致……”
    那一声宛如黄鹂啼翠,又缠绵又勾人,像极了山中食人精气的女妖。
    她总能轻而易举的勾起乔至臻的欲望。
    乔至臻的喉结上下滑动,低头咬住乔蔓一边椒乳,用力吸允起来。
    乔蔓的双手下意识的插入乔至臻乌黑的发间,弓起身子迎合着乔至臻,双眼却无神的望着摇晃的车顶。
    乔至臻吐出被吸允的红肿的奶头,转而去吃另一边,乔蔓实在是难以忍受,白玉一样的腿不自觉的缠着乔至臻精瘦的腰,她一边哭一边喊着:“阿致,阿致……啊……阿致……”
    乔至臻哪里受得了美娇娘这样唤他,吐出带着牙印的奶头,他直接将乔蔓那层层迭迭的裙摆往上掀到乔蔓的腰间,摸了摸了乔蔓的阴户,湿哒哒的,那粉嫩的媚肉含羞带怯的裹着乔至臻的手指,邀请着乔至臻进入那让人上瘾的销魂地。
    乔至臻到底年轻,没甚么经验,见乔蔓的花穴湿哒哒的,衣服也不解开,直接将亵裤褪到膝盖,将乔蔓的双腿分到最大,找到那曲尽通幽的入口,将自己狠狠的送了进去。
    匍一进入那销魂之地,乔至臻就被那可怕的紧致感缴的差点缴械,他忍了忍,双手拖住乔蔓白嫩的臀儿,方便自己更加快速的肏干乔蔓。
    “啊……慢,慢些……阿致,阿致……呜……我不行了……”
    乔蔓哪里受的住乔至臻这样疯狂的攻势,很快就软了腰肢,好几次脑袋都撞到马车壁上,她哭着锤了锤乔至臻紧实的胳膊,乔至臻看见了,将乔蔓抱了起来,这个姿势更加方便乔至臻深入,让他撞开娇嫩的花心,朝着更为深处的宫口而去。
    乔蔓如何能够受得住这样的刺激,修剪的齐整的指甲在少年背上划出长而乱的痕迹,在狂乱中,乔蔓甚至张开自己的小嘴咬住乔至臻的肩膀。
    乔至臻却忍着这些细细疼痛,抱着乔蔓越顶越深,越插越快,次次破开娇嫩的花心,顶在娇弱的宫口,从未被外物涉足的宫口怯怯的,禁不住敲打的,缓缓张开自己的小嘴,颤巍巍的亲吻着那巨大的蟒首。
    乔至臻重重的喘了一声,搂着乔蔓更加用力的肏干,活活一副要把乔蔓干死在自己身上的模样。
    乔蔓哭着哀求道:“慢……慢一点……求求你了……啊……阿致……”
    乔蔓高潮了,那灭顶的快感让她头脑放空,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乔至臻疯狂的占有。
    乔至臻抱着乔蔓又干了百来下,每一下都顶着宫口,最后一下更是直接撞开了细小的宫口,将自己那巨大的蟒首全部撞进去,在乔蔓凄惨的叫声中,将自己的浓精如数交给她乔蔓。
    乔蔓再一次被乔至臻送上高潮,许久回不过神来。
    乔至臻也抱着乔安蔓回味了好一阵,才将自己半软的事物从那温软的涌道内抽出,随着他的动作流出一片湿滑的淫液,湿了两人衣裙。
    乔蔓缓慢的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看见两人衣裙,她有些哭笑不得,道:“这下好了,衣裳弄脏了,你还说带我出来顽,感情就是哄我出来给你行方便。”
    乔至臻怜爱的亲了亲乔蔓的面庞,松开她后,从马车的暗格内寻出两套衣裳,他伸手将一套杏色衣裳递给乔蔓,道:“这是骑马装,你试试。”
    乔蔓一听是骑马服,也满心的欢喜,她脱下脏衣裳,露出一身细白的好皮肉,胸前脖颈处满是暧昧的痕迹。
    乔至臻盯着乔蔓看的出神,乔蔓俏脸一红,转过身子清理着满身狼藉,可少年的目光如有实质,叫乔蔓别扭极了,她转头,轻声道:“你看我做什么?真要做登徒浪子不曾?快些换了你的衣裳。”
    乔至臻就爱乔蔓这娇媚的样子,当下就凑过去贴在乔蔓光滑的背上,轻而易举的搂住娇娇软软的姑娘,将下巴抵在乔蔓的颈窝,语气温柔:“也不知你对我下了什么咒,叫我对你这样的欲罢不能。”
    乔蔓的眸子闪了闪,没有转过头,而是推开了少年压在她肩上脑袋,轻声呵道:“没正形,快快换衣裳,免得一会儿被人看见你这幅模样,到叫那些恋慕你美玉公子名头的姑娘大失所望。”
    听着乔蔓似飞醋横飞的话语,乔至臻实在忍不住,又贴了过去,在乔蔓耳边轻笑:“姐姐吃醋了?”
    乔蔓穿好肚兜与内衬,又将乔至臻拍开,嬉笑道:“我吃甚么醋?我吃饺子向来不沾醋的。”
    说着还捏了捏乔至臻白玉一般的脸蛋,将放在一旁的骑马装递给乔至臻,道:“再不换,我可不理你了。”
    乔至臻在乔蔓脸上留下一吻,心满意足的到一旁换衣裳去。
    --

22,马车(h)

- 耽美 https://www.danme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