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112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112

      如此和谐的一幕,被远处的凌老板,染姐姐以及芮芮看到。自此以后,左姐姐和枫枫就酱紫失踪了。没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不过,想想就知道,一定是被晓暴弄得有去无回了...

    ☆、第 172 章

    “言经理,蓝氏企业的总裁蓝小姐又来了。”坐在办公室里,言清菡的双手在键盘上不停敲击着什么,在听到秘书口中那个“又”字之后,她本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绽放出一抹浅笑。那笑容温柔中透着几分宠溺,还夹杂着些许无奈。直让秘书看愣了神,一时间忘了改如何回应才好。

    “请她进来吧,另外,以后只要是蓝小姐过来,都可以直接放行,不需要通报。”

    “是。”得到言清菡的指示,小秘书去外面接蓝汧陌进来。

    听着门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言清菡嘴角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深。随着那股再熟悉不过的清甜冷香迎面而来,言清菡抬头看向站在桌前穿着一身火红色紧身短裙的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和欣喜。

    “不知堂堂的蓝氏总裁大驾光临我们言氏,有何贵干呢?”

    “哦?难道我没什么事就不能过来看清菡了吗?看自家老婆工作,有什么不对吗?”面对言清菡的调侃,蓝汧陌笑着反驳道。那言之凿凿的语气,就好像全世界所有人都应该在上班期间翘班去看老婆一样。

    “你就知道贫嘴,星期一的不在蓝氏坐镇,跑来我这做什么?”

    “清菡你一点都不想人家,明明都这么久没见了,你怎么看到我都不激动,还表现这么冷淡呢?”听了言清菡的话,蓝汧陌撅起嘴一脸委屈的说道。

    在成功收回战氏企业之后,蓝汧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公司的名字改回蓝氏,再把一些她父亲的得力手下,以及自己找来的新人安□去。这段期间,蓝汧陌一直都呆在A市没有回来,也就导致她和言清菡形成了如今这种聚少离多的局面。

    好不容易将战戴璇残留的势力清除,蓝汧陌便迫不及待的开始进行转移公司的事宜。她没上过班,在这方面也没有太多经验。每次遇到棘手的问题,蓝汧陌都会请教言清菡,让她打电话教自己。虽然没办法见面,却也能通过电话去感受对方的存在。

    转移公司不是小事,而是一项大工程。从转移地点,到新公司的装修,再到各个部门的移动,以及老客户的交接,每一项都是马虎不得的程序。眼见三个月过去,而自己和言清菡见面的次数就只有屈指可数的一两次。蓝汧陌再也按耐不住,一有时间就往言清菡这边跑。其美名曰:学习关于商业方面的知识。其实,那暗地里的猫腻,早就被知情人士猜得一清二楚。

    “你乖了,我又怎么会不想你呢?只是,你也知道,言氏最近才缓过劲来,你那边的工作也才刚刚起步。再等一些日子,就会全部好起来的。在这之前,你就先专心致志的处理你公司的事,好吗?”看到蓝汧陌那副委屈的模样,言清菡心里一疼,急忙把她抱进怀里。摸着对方骨节分明的后背,她这才发现,蓝汧陌似乎又瘦了许多。

    “不嘛,我要和清菡一起。”言清菡越哄,蓝汧陌就越喜欢撒娇。看她把头埋在自己怀里蹭来蹭去,柔顺的黑色长发瞬间被弄得乱七八糟,言清菡无奈的笑着,替她把头发重新整理好。她明白,某个人又开始耍小孩子脾气了。

    “听话,不许再闹。我问你,在A市的这段期间,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怎么脸上的肉都没了?”言清菡扳正蓝汧陌的身子,从头到脚仔细打量着。不得不说,自从开始上班之后,蓝汧陌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以往每次看她都是一副无聊闲置的状态,而今的蓝汧陌却是充满了朝气。左臂上的疤痕随着几次的手术已经变淡许多,不仔细看根本无法看见。那些存在于心中的阴影,似乎也随着这些疤痕的消逝而不见。

    如今的蓝汧陌就好比一颗走到哪里都会发光的金子,让言清菡起了危机感。她觉得,真该让这人加快转移公司的速度了。不然,放蓝汧陌一个人在A市,言清菡还真怕有什么狂蜂浪蝶对自家的女人起非分之想。事实上,对蓝汧陌有非分之想的人,从来就不少...

    “清菡,人家也想好好吃饭啊,可是,没有你在的早餐,午餐,晚餐,都好无聊哦。”

    “那你想怎么办?要我放下这边的所有的工作去陪你?”

    “可以吗?”

    听了言清菡这句话,蓝汧陌顿时两眼放光,看她弓着个身子,把双手放在下巴上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那模样就好比恳求主人陪它玩的小狗,又萌又可怜。如果是其他要求,言清菡相信自己一定会无条件的答应。只是,目前来讲,言氏这边她是真的丢不下去。

    “当然是...骗你的。”

    “清菡好坏!看我怎么惩罚你!”发现自己被言清菡耍了,蓝汧陌一屁股坐在后者腿上,伸手去挠她的痒痒。言清菡见蓝汧陌这么淘气,也不甘示弱的去捏对方的脸。然而,这闹着闹着,却是变了味道。

    房间在一瞬间安静下来,就只能听到彼此交叠在一起的喘息与心跳。蓝汧陌低头凝视着因为玩闹而脸色泛红的言清菡,心里一暖,便张开双手将她拥入怀里。“清菡,我之前说的话,并不是玩闹,而是我真的很想你。”

    “自我们认识到现在,从来就没有分开过这么久。最近蓝氏的工作很忙,我拼命挤时间也只能一个月回来一次。你知道吗?在我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你的一个枕头。因为我怕我到了陌生的地方,身边没有你,就会睡不着觉。”

    “最开始,我每天都抱着你的枕头睡。可是没过几天,它就没了你的味道。每天夜里,不是失眠就是做梦,我梦到你对我笑,对我哭,对我说让我赶紧回去,你很想我。每当我想伸手抱你的时候,你却不见了。”

    “我明白,这次的分别是我们永远在一起的基奠。哪怕再想你,我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任性而放弃工作。可是,现在看着你,抱着你,我真的很舍不得离开。拜托,再让我多抱一会,好不好?”

    蓝汧陌的声音很低,同时还带着几丝沙哑。感到她说话的热气喷洒在自己的脖子上,言清菡伸出手,在她的头上一下又有一下抚摸着。蓝汧陌想她,她又何尝不想蓝汧陌?自己的情况,根本没有比对方好多少。

    她也会失眠,也会抱着蓝汧陌的衣服睹物思人。更想要疯狂一次,不顾一切的去A市找她。可是,这样做了,只会耽误她们手上的工作,让她们距离永远在一起的目标越来越远。蓝汧陌需要成长,更需要一份事业来作为她的支柱。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去打扰她。

    “小陌,没关系的,你想抱多久都可以。我在这里,不会离开。”对于爱人的思念,是世上最无法治疗的疾病。曾经有无数人害过相思之苦,而此时此刻,她和蓝汧陌也因为距离而无法靠近彼此。可是,言清菡相信,只要她们爱着对方,无论多远的距离,都不会是距离。

    “呐,清菡,我想亲亲你,行吗?”

    “这个,你还需要问我吗?”听蓝汧陌的问题,言清菡笑道。她话音才落,后者那两片微凉的薄唇已经贴了上来。这段期间,她们分隔两地,见面的次数少了,亲密的次数更是直接降到零点。

    每次见面,不是急匆匆的帮蓝汧陌处理一些她无法解决的问题,就是忙着问对对方过的好不好?才刚刚想要好好在一起温存一下,就会被各种各样的事打断。整整三个月过去,两个人已经太久没有进行过情侣之的欢爱,就连接吻这种事,也不过五次。

    唇舌交缠在一起,颤抖的不只是身体,还有心灵。蓝汧陌的吻一如往常那样温柔悠扬,就连自己都能感受到她的急迫,对方却还是压抑着身体的躁动,慢慢舔舐她的唇瓣。蓝汧陌的隐忍让言清菡心疼,她伸出手,轻抚她的后背,直到对方将小舌探入进自己嘴里,才停止这样的安抚,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这个吻中。

    越发急促的喘息回荡在整个办公室里,身体窜起的□好似脱缰的野马那般,在身体内部横冲乱撞。品尝着言清菡口中的味道,再把她的呼吸和甘露一同吞入嘴里。蓝汧陌用力的搂着言清菡的肩膀,颤抖的双手抚摸着对方的脖颈,最后覆上那胸前的翘挺。

    “嗯...小陌。”胸部落入爱人手中,言清菡只觉得身体一麻,紧接着,那颗被文胸包裹着的浑圆竟是隐隐有了涨挺的趋势。发现刚才还大小适中的内衣忽然变得紧绷异常,言清菡羞红了脸,为自己身体所起的反应而不好意思。

    “清菡...好想要你...真的好想。”蓝汧陌在克制,在强行驱散她心里的□。两个人已经有太久没亲密过,可此时的地点显然不是一个好的场所,而自己的身体也因为处于生理期而多有不便。不过,哪怕有这么多不利因素,蓝汧陌还是想要给言清菡快乐。就算自己的身体没办法得到满足,可是,只要言清菡舒服,她也就没关系了。

    “小陌,不行,这里...这里是办公室...我...啊!”言清菡欲要拒绝的话被蓝汧陌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看着那只越过裙子下摆,直接按在自己腿间的手,言清菡的脸色比之前更红,仿佛随便用针扎一下,就可以冒出血来。

    “清菡好湿,只不过是一个吻而已,裤裤就透了。”身体的反应被蓝汧陌如此直白的说出来,言清菡别过脸,不敢再看看。其实,她也早就发现了,今天的自己比往常要敏感许多。许是太久没和蓝汧陌亲密,也可能是到了年龄。总之,她的身体很难受,却又没办法说服自己在办公室做这种事。

    “小陌,真的不行,会被人看到的。”身为言氏集团的总经理,言清菡的办公室在楼顶的最高层。办公室里除了工作用的大厅以外,还有一个小型的休息室。那里面有浴室,也有用来休息的小床。

    “清菡放心,我在进来之前已经锁了门了,不会有人进来的。而且,我和你那个小秘书说过,你和我要讨论一些机密的合作事宜。在这期间,任何人都不接见哦。”

    “你是早就准备好了...我...嗯...”

    腿间的敏感部位被蓝汧陌用手指按压摩擦,哪怕还隔着一层底裤,却已经足够舒服。言清菡轻声哼呢出声,身体软趴趴的窝在椅子里。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嘴上在抗拒,心理和身体却已经沉沦,意志也在蓝汧陌的劝说下几近崩塌。

    言清菡知道,现在要蓝汧陌停下是不可能的事。到这种时候再转移到休息间去做又很尴尬,看着桌上摆放的文件还有身下的办公椅。难道,真的要在办公室里做这种羞人的事吗?

    可是,为什么身体会这么敏感?就好像,自己很期待在这里做那种事

    作者有话要说:呦吼吼吼吼吼!欢迎大家来到久违的每晚八点准时上演,话唠话唠晓暴最大,看了文文不留言,每一次想要办公室激情度会被打断,导致各种欲求不满,暴姐姐是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那么,在经过了短暂的三天休息之后,此文的最后三章番外,终于要放出来了。不要怀疑,此章为前戏,之后,一章办公室激情,一张血豆腐。大家都想说,哇,血豆腐那么重头的戏码,一张怎么够啊!晓暴在这里告诉大家,血豆腐虽然是一章,可是那个量,自然是不会小于大家平日里点的麻辣火锅哦!(众人:该死的,我们以后还怎么直视麻辣火锅!)

    噗!于是,废话不多说,开始我们今日的小剧场栏目。说起来啊, 小剧场真的是各种的久违啦。于是,在停顿了许久之后,我们晓暴family的最后一期小剧场终于到来了。那么,无疑就是,有去无回组,对应我们的帅气面瘫三人组。有去无回组的组员分别是:小狼,vera,Mengdasang,CC君,花花,东方君这六位亲。首先,第一批登场的自然是我们的小狼,小v以及小m了!

    某天啊某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白白的云彩像饺子一样飘浮在天上,太阳公公对我们小,蝴蝶和蜻蜓从头顶飞过,就连向日葵姐姐也扬起了淫荡的笑容。←众人:尼玛,这诡异的开场时怎么回事!

    染姐姐:(沉默不语的坐在客厅里喝茶)

    慕容姐:(这时,慕容姐走了过来,看着空着的一个杯子,拿过来,倒了一杯,也跟着喝起来。)

    染姐姐:...

    暮桀:(过了许久,暮桀也走了出来,看着两个人一人喝着一杯茶,她瞄了眼慕容姐放在桌上的那杯,拿过来,喝了一口。)

    染姐姐:...

    慕容姐:!!!

    小狼:诶?染姐,慕容姐,还有小暮桀,你们在干嘛?(又过了好久好久,这时候,刚刚睡醒的房租客小狼先是走了过来,看着坐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的三个人,她疑惑的挠了挠头,紧接着,拿起刚刚染姐姐喝过的茶水,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紧接着,她马上感觉到有一股杀意袭来。忽然,眼前闪过一个黑色的影子,紧接着,手中的茶杯已然不见,下一刻,意识已经随之飘远...)

    小v:诶,染姐,慕容姐,小暮桀,你们有看到小狼嘛?我刚才明明看到她出来了,怎么不见了呢?(小v到处寻找着小狼的身影,然而,在寻找的过程中,她却不小心碰倒了慕容姐面前茶杯,眼看着一大碗茶和杯子摔的粉碎。小v尴尬的笑着,想要开溜,然而...)

    小m:唔,这一大清早的怎么这么吵?诶?你们三个在干嘛?诶呦,这谁泡的茶,还挺香的,正着,将那个茶壶抱起来,直接将整壶茶消灭的一干二净。然而,她才抬起头,便见,面前已经多了一个黑风,同时还有一把黑色的弓箭,以及一股浓厚的杀意。察觉到事有不妙,小m转身便要逃跑!但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啊)

    晓暴:虽然,此剧场无笑点,无爆料,无对话,却印证了一个事实。不作死就不会死,三个熊孩子,你们渴了不会去喝水么!为何要惹她们!身为family的老大,我为你们默哀三分钟。来,小染染,给亲妈泡杯茶!

    染姐姐:默默掏黑风...

    ☆、第 173 章

    女人的身体,是世界上最奇妙的躯体之一。她不像蛇,软而无骨,可以任意弯曲成任何形状,却可以摆出各种魅惑人心的姿势。她也不是乐器,有着一个个分明的音色,可以弹奏出美妙的乐章,却可以发出美到蚀骨,余音绕梁的声音。

    双腿被架在办公椅的扶手两边,臀部几乎是呈现悬空的状态僵持在那里。腰部两边的酸痛时刻折磨着言清菡,却不及身上人所给予的快乐的十分之一。西装被解开,衬衫的扣子因为某人的迫不及待而被撕裂开来。看着自己特意订做的白色衬衫只穿了几个小时便付之一炬,言清菡并不心疼,而是冲蓝汧陌笑了笑,里面充满了无奈和宠溺。

    “清菡,衣服我会赔给你的,现在,我们不要去想其他的事,好不好?”转眼间,言清菡的上半身已经没有多余的阻碍。哪怕西装和衬衫都还完好的穿在她身上,却无法遮掩住其中的春光。

    和蓝汧陌在一起之后,言清菡对于内衣的选择也有了改变。她不再拘泥于纯白色和一些素雅的淡色,而是为了蓝汧陌的喜好去尝试新的风格。眼看着那件出现在面前的黑色内衣,蓝汧陌微微一愣,紧接着,那双红眸的颜色竟是比刚才更艳丽了一分。就好似有一团火在其中熊熊燃烧,而火的名字,无疑是欲望。

    其实,也不是蓝汧陌的反应过大。实在是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言清菡穿如此性感的内衣。黑色的布料表面是一层层镂空的网状外膜,在这之外,还包裹着一层做成海浪式的黑色轻纱。交叉肩带的设计将言清菡完美的背部轮廓展露无遗,那过分集中的聚拢效果将那两颗本就不小的浑圆衬托的更加丰满。

    再也受不住这种诱惑,蓝汧陌隔着内衣,迫不及待的抚上言清菡翘挺的胸部。哪怕还隔着一层厚厚的布料,却也让她发现了其中的变化。她能感觉到,在自己捏过之后,言清菡的胸部变得更加□了。

    “其实,清菡也想我很久了,对不对?曾经的你,不会这么敏感呢。看来,我今天是来对了。”蓝汧陌边说,边把手探入言清菡文胸的内里,轻轻揉捏着其中的胸部。每当她用指缝夹住那颗顶端的果实,都会让言清菡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她低头看向蓝汧陌埋在自己内衣之中的手,这是第一次,对方以这种形式来触碰自己的那个部位。内衣因为多了一个外来的入侵者而变得紧致异常,同时也使得蓝汧陌的手与自己的胸部贴合的更加亲密无间。感到身体变得越来越热,言清菡扭动着腰肢,却使腿间那块地方与潮湿的内裤贴的更紧,让她的脸在瞬间变成一颗番茄。

    “清菡希望我帮你脱掉吗?”身为旁观者,蓝汧陌自是把言清菡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见对方扭动着身体好像很难受的模样,她轻声问道。同时俯□子,用小舌去舔舐言清菡的锁骨。

    身为女人最性感的部位之一,言清菡的锁骨很漂亮,也很突出。看着那两条倒八字型的长骨横在对方的肩膀两边,蓝汧陌用舌尖在上面来回滑动,就好像小孩子在舔雪糕一样,乐此不疲的玩着。

    “别...”言清菡知道,蓝汧陌是在故意使坏。这个人总是喜欢这样折腾自己,每次都要撩拨到她受不了的去求饶,才会给自己释放。想到蓝汧陌一如既往的趣味,言清菡咬了咬牙,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于是,她伸出手,抓过蓝汧陌按在自己腰间的那只右手,轻轻拉动,最后,放在自己双腿中间。哪怕还隔着一条内裤和裙子,蓝汧陌也能感受到其中的炙热。然而,令她惊讶的并不只是这里的高温,而是言清菡所做出的举动。

    曾几何时,这个女人是那么冷淡,对于床事又是那么不热衷。不论自己如何挑拨她,甚至去舔她,她的身体都僵硬的像是木头一般。如今,两个人在一起将近两年多,言清菡的心理和身体早已被自己彻底改造。如今,只要随意挑逗一番,言清菡就会产生感觉。哪怕比起自己敏感的身子还差了许多,但蓝汧陌知道,言清菡的身体,只会为自己湿透。

    很多时候,蓝汧陌都在想,自己能够和言清菡走到一起,是要感谢命运的安排,还是要感谢爱神的存在。最终,两个人都觉得,应该要感谢言清菡的厌男症。如果不是她有这样一个隐疾,就不会被谢霜霜骗去潇湘阁,两个人更不会有认识彼此的机会。蓝汧陌想,这也许就是自己和言清菡的缘分。

    越是相爱,就越想要靠近对方。从最开始的冷漠,到如今的密不可分。这正是代表了言清菡对自己的情感变化,每过一秒钟,都会越来越爱,而她们现在是,越做越爱。

    潮湿的底裤连同短裙被蓝汧陌缓缓退去,眼看着那人跪在地上,痴痴的看着自己分开的腿间。言清菡羞涩的用手挡住她的眼睛,这样幼稚的动作却是引得蓝汧陌笑的更开心。“清菡可是害羞了?不过,你应该遮住的是你自己的身体才对,为什么要遮住我的眼睛呢?”

    “你...别胡闹。”见蓝汧陌又打算戏弄自己,言清菡故作生气的说道。只是,她此时的表情配上这句没什么底气的话,倒是有些画蛇添足了。蓝汧陌知道言清菡是害羞的不行,当下也不愿再逗弄她,而是倾身过去,张口含住对方向自己敞开的花瓣。

    “嗯...”敏感到极致的身体得到慰藉,使得言清菡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吟。舌尖沿着缝隙来回扫动,掠过每一寸皱褶,再轻轻压住那颗最顶端的宝石果子。两个同样鲜嫩的软肉触碰到一起,它们的身体都是那样潮湿不堪,就好比两条在水中游移的鱼,谁都没有比谁好多少。

    今天的言清菡很热情,不知是因为这样特殊的环境,还是两个人太久没见,小别胜新婚。蓝汧陌能够感受到她的快乐,她的欢愉,以及她急迫和渴望。小舌不再满足于在门外流连,而是向着更加深邃的地方前进。

    那里是一望无际的深海,越是往里潜行,就越难以呼吸。潮湿的热流自上而下的淌落,滚烫如岩浆,几欲把自己的舌头表面给烫伤。无奈之下,蓝汧陌只好卷起舌头,用自己灵巧的身体在其中游移,左右乱窜着想要避开那些热源。殊不知,这样的方式,反而使岩浆来的更急,更猛。

    “小陌,别...我就要...铃铃...”哪怕嘴上说着排斥,身体的反应却是无比忠诚。言清菡想告诉蓝汧陌,她就要忍不住了,很想大声喊出来。然而,话没说完,却被突如其来电话打断。看着那个不停响着的座机,第一遍没有接起,安静数秒,却又响起第二次。无可奈何下,言清菡示意蓝汧陌不要乱动,用她颤抖的左手接起电话。

    然而,就在此时,蓝汧陌却忽然用手指进入了自己。那种身体被贯穿和填满的感觉让言清菡全身都跟着颤抖起来,差点就因为这强烈的刺激从椅子上翻滚下去。她赶紧咬住手背,用空出来的右手扶住桌子,以防止自己叫出来。可是,她越是这样,蓝汧陌的攻势就越快,根本就是故意要为难她。

    潮湿不堪的通道被热流染透,翻涌的洪水随着蓝汧陌快速的进出被带去体外。看着那一滴滴透明的水滴掉在自己身下的黑皮质办公椅上,言清菡恳求的看着蓝汧陌,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忍不住发出声音的。

    许是言清菡太过可怜的眼神让蓝汧陌不忍,她减慢了速度,而是改为用指腹轻轻按摩着手指所在的通道内部。知道她不会为难自己,言清菡调整好呼吸,这才敢对电话那边的人发声。

    “喂,你好。”

    “喂,言清菡,你在那玩什么泥巴呢?听说蓝汧陌那死女人回来了,怎么样,晚上要不要聚一下?”言清菡没想到打电话过来的人居然是凌薇,自从言氏和凌氏合作以后,凌薇找自己的时候总是喜欢打这些公司的内线。她明知道自己的手机却放着不打,说是这样打电话更有激情。

    “好...我这就...告诉小...小陌...你...哈啊!”得知打来电话的人是凌薇,蓝汧陌本来静止的手指再次运动起来。速度和力道都比之前还要迅猛许多,她运动着手腕,张口咬在言清菡不停起伏的小腹上。听到对方因为自己的动作而破了攻,蓝汧陌脸上的笑容越发得意起来。

    “诶呦,你们俩一大早上就这么激情啊。好了好了,不打扰你们了,做完来吃饭啊。对了,你可不许让蓝汧陌太嚣张,记得反攻回来。”身为久战沙场的凌薇,一听就知道言清菡和蓝汧陌是在做什么。见她挂断了电话,蓝汧陌咧嘴朝言清菡笑着,后者则是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好似赌气那般的不肯看她。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112

- 耽美 https://www.danme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