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讨息()

病美人(古代H) 作者:折纸

四十九.讨息()

      美色在前,怜儿心口直跳。
    许斐淡淡看着她,忽而朝她伸出手,却只是拨开她身后的乌发,解下一串被她遗漏的朱钗。怜儿松了口气,眼前人b以往更蛊惑,分明已不是第一次坦诚相对。
    她不想被看出端倪,接了他的话:“你要我如何安慰你,说来听听。”
    许斐的脸上带着笑意:“什么都可以么?”
    “你尽管说就是。”怜儿别过脸,难道还有她不能的?
    “我已别无所求,”许斐将她抱在怀中,贴着她的耳边,“只要怜儿别再几句话的功夫就讨饶。”
    “你胡说。”她推了推他,“我是担心你。”
    许斐一本正经:“那我另许个愿。”
    他声音轻而低:“别再夹得那么紧……实在是很难动。”
    她愣了片刻,骂道:“你下流!”
    “是你让我许愿的。”他无奈地搂着她的腰,下巴贴着她,“你说要安慰我。”
    怜儿被他撩拨得腰身酥麻,语句间夹杂着呻吟轻喘:“好……安慰,安慰你……我应了你就是。”
    许斐拿过岸边用来暖身的酒,渡到她口中:“我记下了。”
    花酒x烈醇香,怜儿偏着脸,酒液溢出流到她的下巴上,许斐顺着湿润的痕迹往下,在她的锁骨处逗留。
    粉白柔软的身躯靠着他的胸膛,怜儿抓着他的肩:“再往下一点,还要。”
    她向来嘴馋又不禁逗弄,此时甚至已经双腿缠上他的腰。许斐抓着她的腿,稍稍分开一些:“别着急,今晚慢慢来。”
    怜儿还未理解这句话的深意。
    她不想太被动,伸手在水中握住他的性器,用手指搓肉着那截肿胀发烫的顶端。卵蛋般的头部或是这根性器上最无害的部位,被欺负到流出前精。
    许斐也顺着她的动作往下看,他紧绷着身子:“唔……夫人b从前熟练了。”
    怜儿羞红了脸:“真的舒服吗?”
    “嗯……”许斐喘着气,眼下泛着红,“重一点……抓着这里,好舒服……哈啊,手心好软……蹭我……。”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唇,眼里尽是着迷:“好想你。”
    这句想你,自然另有别意。
    他伸手往她腿心去:“怜儿想我吗。”
    “不告诉你……”
    他低头含着她的酥r,舌头裹着嫩尖温柔吸吮。
    修长的指滑入了紧致曲径,湿软的甬道内吮吸收缩,鼓起的嫩肉贴着他的手掌。
    许斐笑了一声。
    “嘴y。”
    怜儿报复似得用指甲轻轻挠了一下他的灼热。
    许斐将她困于池壁内,面容被熏得微红,他绷着唇线,偶尔发出一声低喘。身体像是被情欲奴役一般,挣扎着要往她体内冲撞
    她小声在他耳边祈求:“进来好不好。”
    酥麻的内壁已经被他的指腹搓肉得湿软。
    许斐抵着她:“嗯。”
    她们久未交合e,怜儿喘着气接受他,身上不禁出了些薄薄的香汗。许斐干脆将一旁剩余的花酒浇在她身上,用舌头舔舐她身上的每一寸。
    这并没有让她放松,她无力地往后仰了一下:“涨……”
    醇香的酒液被他舔去大半,许斐喘息之余提醒她:“放松些,说好要安慰我。”
    怜儿使劲摇头,耍无赖道:“不要、没办法……下次再安慰……你先停一停……嗯……”
    “容我想一想。”许斐无奈叹息。
    湿润的娇x抽搐收缩,不知是求饶还是欢愉。
    许斐将她洗了干净,抱上岸边。他已经有了答案,柔声道:“今日不能允了你。夫人乃是博学女子,怎能言而无信?斐不能放任不管。”
    “唔……”怜儿见耍赖无用,只好放软了声音,“那就一次好不好。”
    他的眉眼勾勒出一丝笑意,伸手抓着她的腰身,性器抽插了几回。
    “夫人这样撒娇,真是叫我盛情难却,”许斐被她吞吐地难受,说话断断续续,“可是今日,撒娇真的没用呢。”
    怜儿被他深入顶弄,没一会儿便发出了呜咽。
    她被按在池边,一手还垂于池水中,随着他的动作搅起水花。
    雪肤上留下暧昧的红痕,他的动作愈发激烈。
    涨红的性器撑开她的甬道,撞击声发出暧昧的水声。怜儿低头看了一眼,就立刻别开视线。
    许斐稍稍停了动作:“夫人不高兴么?”
    “一次、够了……”
    他挑眉,与她讲起道理:“夫人前段时日分明看过《国赋论》,应当最清楚才是。你既是欠着,我怎能不讨些利息?”
    怜儿眼前发晕。
    这人到了床铺上竟如此荒唐,她从前是全然想不到的。
    肉棒将她的嫩穴抵着,操出了白浆来。
    许斐仍未放过她,他伸手摸了摸那些液体,若有所思:“本朝税收是六息,夫人想怎么算……”
    “不算了,不算了!”她羞得听不下去,抓着他的肩膀认输,“我不耍赖了……唔……你轻一些……”
    许斐垂眼看她,有些没好气。
    他知道怜儿为何叫弟弟归家,只是气她别扭的性子,虽她不说他也猜得到,然而这话竟从其他男人的口中说出来了,许斐醋得快疯了。
    怜儿不喜欢他吃醋胡来,今日是她自己给他机会。
    许斐将人入得汁水淋漓,曲径内痉挛涌潮,将他的性器含吮夹弄。娇躯在他怀中柔软而馨香。
    不知是饮了酒还是他动作太烈,怜儿头脑昏沉,喷出爱液之后蜷缩在他怀里,像一只小动物。
    许斐爱怜地亲吻她的额头,分开她的腿更为用力地抽插。
    “夫君,夫君……”怜儿说起胡话,“我错了,不冷落你了……”
    她半睁着眼,看见一旁澄澈的池水。自己被他抱在怀里,一根可怖的性器快速进出,似乎捣出了糜糜的白浆,池面荡漾,但她能看出自己脸上的表情分明是欢愉。
    许斐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夫人很漂亮,尤其是这里,被撑开还要含着我……尤其是喷水之时,肉核都涨大了。”
    他轻轻拧起眉,手掌肉着她的后腰,想要她更配合些,然怜儿身子绷紧,不多时就又讨饶:“阿斐,不行了……”
    许斐被她含的难受,抵着她的额头:“要弄在里面吗?”
    得到无声的肯定,怜儿哭着任他射在了里头,花穴涨得满满的。
    唇舌交缠在一起,上下一同交换着体液,许斐并不满足于一次的交欢。
    他抽出半软的性器,抓着她的手轻抚,硬挺之后再度挤入她的体内。
    二人的喘息夹杂在一起,湿红的小穴吞吐着肉棒上的筋,吸附着不肯松开。翘起的龟头带着二人的淫水顶撞在她的花心上,里头还掺着方才的淫液。
    怜儿穴口的两团鼓鼓囊囊,轻晃发颤,她伸手兜住,又肉了肉,n波晃得人眼晕。
    交合e处隐约露出一截赤红的肉棒,随后很快没入,囊袋拍着她的阴户。
    “嗯嗯……好深啊啊……”怜儿已说不出别的话来,咬着嘴唇求饶。
    她的腿已经分到极致,眼角甚至泛着泪,许斐舍不得了,连忙安慰她:“莫哭。”
    美人面颊绯红,垂着泪看他,许斐坏心逗弄:“还未讨息,今夜还有多次……”
    怜儿浑身发颤,头一歪,晕了过去。ρǒ壹㈧ΖんAη.cǒм(po18zhan.com)
    --

四十九.讨息()

- 耽美 https://www.danme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