гōūsんūɡE.cōм 三个怪谈?

18禁真人秀游戏 作者:doremi

гōūsんūɡE.cōм 三个怪谈?

      “苏邢,你在干什么呢。”
    李彩妹揉着蒙松的眼睛从宿舍里面走了出来。
    苏邢立即转身,就见一个半透明的身影朝李彩妹扑了过去。
    “小心!”
    一股阴风吹动了李彩妹乱成一团的头发,李彩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苏邢手里的锁魂圈打了个正着。
    “哎呀,你打我干嘛呀。”
    李彩妹摸了摸被打的地方,疼是不疼,就是吓她一跳。
    苏邢看着那抹半透明的身影躲过了她的锁魂圈,迅速钻墙而去,彻底消失在走廊里,不禁对李彩妹这个冒失鬼有些生气。
    “你不睡觉出来干嘛?”
    可能是苏邢的语气过于严肃了,李彩妹瞬间清醒了三分,无辜的说:“我听到你在唱歌,就出来找你了……”
    苏邢走过来捡起地上的锁魂圈放进骨戒,叹气道:“算了,回去睡吧。”
    李彩妹想挽苏邢的手臂,但又怕惹她生气,只好惴惴不安地贴近她,眼睛往走廊上东瞄西瞄。
    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往她脸上扑,冷的她浑身都冻住了,不会是那玩意吧?
    李彩妹打了个冷颤,缩着脖子问苏西:“大半夜的,你唱的那首歌是在招魂吗?”
    苏邢突然一本正经地盯着她:“是啊,你想再听一遍吗?”
    “不不不,你唱的太好听了,这么好听的歌得和大家一起分享,我还是回去睡觉吧。”
    李彩妹一溜烟地跑进宿舍,两只手还捂住耳朵,生怕再听到那诡异的歌声。
    苏邢好笑地摇了摇头,跟在李彩妹后头进了宿舍。
    后半夜里女孩的歌声再也没有出现,苏邢倒头就睡,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宿舍的人陆续起床梳洗,那时候苏邢睡得正香,李彩妹却被这悉悉索索的声音吵得睡不着。
    她穿好衣服裤子,想下床上个厕所,但她睡在床的里侧,要出去就得从苏邢身上跨过去。
    李彩妹手脚并用,就快勾到梯子的时候,因为重心不稳,不小心压到了苏邢的肚子。
    苏邢睡梦中被人压了这么一下,立马睁开了双眼。
    李彩妹尴尬的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
    苏邢发现对着这张脸,她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你压到我了。”
    李彩妹赶紧爬下床,拿上自己的洗漱用具落荒而逃。
    白金端着脸盆刚从洗手池那边回来,脸颊边的头发丝还在滴水,她用毛巾擦了擦,问道:“李彩妹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是不是惹你了?”
    苏邢掀开被子,扭了扭脖子:“没什么。”
    白金还想再问几句,门口传来袁香紫和曾婉静的交谈声,她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大家各自忙碌了一会,等苏邢梳洗完,大伙准备一起去学校食堂吃早饭。
    苏邢换了身轻便的运动服,人还没走出宿舍,李彩妹就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她左手拎着豆浆油条粢饭,右手拎着牛奶包子麻团,分量都挺多,足够宿舍里的人一起吃了。
    “昨晚是我不对,早上也是我不对,你别生气,这些就当是我谢罪,行不?”
    李彩妹当着这么多双眼睛把手里的所有食物都放在了苏邢面前。
    苏邢有点饿了,从中只挑了一包消毒鲜牛奶,剩余的都没碰。
    “我没生气,这些你可以留着自己吃,或者和大家分了。”
    李彩妹没想到苏邢那么快就原谅了她,整个人都傻住了。
    她的大学生涯要是能遇到苏邢这样的同学,也不至于认错朋友。
    李彩妹心里有感动也有惋惜,感动的是这个大腿一点也不排斥她;惋惜的是,她们不是一个休息处的人,等过了这个真人秀,下次应该很难再见到面了吧。
    李彩妹自动把苏邢划分到了朋友一类,对待朋友那就得掏心掏肺的好。
    于是,她又在早饭里面挑了个比手掌还大的肉包子递给苏邢。
    “牛奶吃不饱,再加个包子吧。”
    苏邢看她递过来的手指红彤彤的,伸手接过来才知道这个包子烫手的很。
    她是等着新出炉的包子才买的吧?
    “谢谢。”
    苏邢微微一笑,笑意传递到眼睛里,让这双能看到鬼的眼睛黑亮有神。
    李彩妹腼腆的笑了笑,她后续又把买来的食物分给了大家,自己拿了一包豆浆和一个粢饭,坐在凳子上吃了起来。
    白金啃着麻团,心思飘到了李彩妹刚才说的话上。
    “李彩妹,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让苏邢生气了?”
    “哦,就是苏邢在进行招魂仪式,我打扰到她了。”
    李彩妹这话说的,苏邢嘴里的包子差点卡在喉咙里,喝了几口牛奶才咽下去。
    “什么招魂仪式?昨晚闹鬼了吗?”
    尚蓉一句话吓死三个人,袁香紫、曾婉静、印小霜的脸都泛白了。
    苏邢放下手里的包子,简单描述了昨晚发生的事,大家一听真的闹鬼了,一个个的都没了胃口。
    “所以说,那个唱歌的女鬼就这么跑了?”
    尚蓉一想到今晚可能还要闹鬼,就觉得李彩妹犯了什么弥天大错,手里的油条扔了不说,还给了她几个眼刀子,似乎是在怪她中途打扰了苏邢捉鬼。
    李彩妹正在专心吃她的粢饭,对于别人是怎么看她的,她都自动屏蔽了。
    反正,只要苏邢原谅她就行了,其他人她管不着也不想管。
    白金的心态摆的很正,她边吃边说道:“今晚如果她再出现,苏邢你就再试试,看能不能抓到她。”
    苏邢也是这么想的,抓鬼不是说抓就能抓到的,昨晚失败了,今晚可以再接再厉。
    “今天……我们该干什么?”
    袁香紫的性格属于文静内向型的,她说话和不说话都很没有存在感。
    和她睡在一张床上的曾婉静要比她稍微外向一些,她提议道:
    “不如我们去隔壁宿舍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人在半夜里听到过这首歌?”
    “可以,等会和姬五女她们汇合,我们再分配小组。”
    苏邢赞同了曾婉静的建议,这使袁香紫落寞的低下了头。
    尚蓉见状,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然而,当邓佳佳惊慌失措的闯进她们宿舍,说了一句话,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她说:“伍芷荷死了。”
    第三百七十六第四个怪谈
    伍芷荷的死讯很快就惊动了校方,有学生偷偷报了警,警察来的比校长还快,迅速在现场拉起了黄色警戒线,不许任何人围观。
    苏邢和白金等人赶来的时候,303号宿舍的门口聚集了非常多的女学生,每张陌生的面孔都露出了惊慌恐惧的神色。
    昨天才发现李燕的人头,今天就有人死在了宿舍里,难道学校里真的藏着杀人狂魔?
    学生们都在窃窃私语,把宽敞的走廊堵得水泄不通。
    苏邢挤不过去,只能站在外围与邓佳佳确认她所知道的一切。
    邓佳佳小声地告诉她,她和10号休息处的安珺琦都睡在上铺,睡在下铺的是伍芷荷和印小霜。印小霜昨晚去了她们宿舍睡,就只有伍芷荷一个人睡在下铺,晚上她也没听到什么声音,一觉睡到大天亮,早上她和安珺琦都起床了,伍芷荷还躺在床上,她们以为她是在睡觉就没有叫醒她,等她们洗脸刷牙回来,安珺琦喊了她几声都没有反应,这才发现背对她们的伍芷荷已经变成了人干。
    “人干?什么样的人干?”
    苏邢抓住重点信息问道。
    邓佳佳似是回想到伍芷荷的死状,面色变得极其难看,她答道:“就好像身体里的血肉都消失了,只剩下皮肤和骨头。”
    一旁的印小霜听到这里,终于安耐不住心里的哀恸哭了起来。
    她和伍芷荷是一个休息处的,说好了要一起回去,可她们才进真人秀不到两天,伍芷荷就死了,剩下她一个人,她该怎么办呀?
    印小霜的哭声引来了不少人的瞩目,其中就有姬五女等人。
    和姬五女同睡在一个宿舍的,是5号休息处的曾玟、11号休息处的华碧灵、曾婉静,曾婉静昨夜睡在苏邢宿舍,现在也就她们三人站在一块。
    苏邢与姬五女隔着人群对望,苏邢示意去她宿舍会合,姬五女默默点了点头。
    一行人出去了又回来,没过一会,313宿舍又多了三个人。
    姬五女带着曾玟和华碧灵过来了,白金清点人数,发现还少一个安珺琦。
    邓佳佳表示,安珺琦在录口供,一时半会没那么快结束,让大家先开始吧。
    苏邢废话不多说,开场就把昨晚听到的歌声重新说了一遍。
    姬五女陷入了沉思,曾玟和华碧灵面面相觑,她们昨晚都睡得特别的沉,什么声音都没听到啊。
    “苏邢,你把那首歌唱一遍。”
    姬五女看向苏邢,想从歌词里找出线索。
    苏邢没有拒绝,开口就唱了起来。
    天堂岛之歌不论是谁听了都会忍不住后背发凉,苏邢又是那种清清冷冷的音质,大家听了都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一曲唱完,有人贴心的记下了歌词。
    姬五女拿起歌词反复看了三遍,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你确定你没有唱错?”
    苏邢独自回忆了一下,说道:“没有,有什么问题吗?”
    “最后一段,词改了。”
    姬五女念出被修改的一段歌词:“听啊谁在恐惧,看啊谁在歇斯底里,我们要在一起,你会永远注视着我。”
    “啊!我想起来了!这里真的不一样,原句唱的是:听啊你在恐惧,看啊你在歇斯底里,窗外有双眼睛,它在时刻注视着你。”
    华碧灵在现实世界里的职业是歌手,因为形象好,会写作,和一家娱乐公司签了卖身契,谁知道专辑还没出,公司就让她去陪酒,她宁死不从就被上头雪藏了。
    现在她唱了这么一嗓子,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和她同一个休息处的曾婉静夸赞道:“碧灵,你高音飙得好高啊,你是专业的吧?”
    华碧灵笑了笑,没说她曾经当过歌手,只说自己私底下喜欢翻唱一些网络歌曲,这首歌她曾经唱过,所以能记得一些歌词。
    有人惋惜的说道:“你唱的真好听,都可以去当歌星了。”
    华碧灵笑容苦涩。
    大家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苏邢身上,白金问了问:“伍芷荷的死会不会是昨晚的女鬼干的?”
    苏邢摇头:“应该不是,她差点被我的锁魂圈打到,后半夜就没出来了。”
    “那到现在为止,岂不是已经有四个女鬼了?”
    尚蓉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绷紧了脸,没有说话。
    李彩妹挠着脑袋,问:“哪四个呀?”
    李彩妹不知道李燕的事,所以她算来算去也就只有三个女鬼。
    苏邢一一列了出来:“高二(3)班的李燕、教室里的英语考试、走廊上的歌声,变成人干的伍芷荷。”
    “这个学校鬼也太多了吧,是要把我们往死里整。”
    曾玟颓废的跌坐在椅子上,她身上没什么道具,积分也少的可怜,进入这场真人秀她就已经预示到自己不可能活着回去。
    只是……只是她还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望,期望有中级死神在,能保她一命。
    现在看来,以一敌四,中级死神也自身难保,又何况是她们这些容易成炮灰的人。
    丧气的情绪极容易传染给她人,这里大部分人都和曾玟一样,是没什么自保能力的,大家都沉浸在愁云惨淡之中,谁也无话可说。
    苏邢思索片刻,从红色骨戒里拿出了中级死神获得的道具——死亡启示录。
    这是一本黑皮封面的记事本,除了白金知道它的作用,其他人都看的一头雾水。
    白金兴奋地叫道:“终于要用到它了吗?你打算写谁的名字?”
    十双眼睛都注视着苏邢,苏邢拿出书包里的笔袋,找出一支中性水笔,翻开第一页,写下了伍芷荷三个字。
    大家紧盯着页面,在伍芷荷的下一行浮现出了三排血红色的字眼。
    上面写着:
    死亡时间:《女校怪谈》真人秀第一晚凌晨4点44分
    死亡场景:303号宿舍,被幼年狐狸精缠身,吸干了精气
    死亡结果:24岁死于幼年狐狸精之手,已死亡
    答案一出,宿舍里更加的静谧无声了,所有人都被上面的文字给惊住了。
    白金愣愣的问道:“狐狸精……是我想的那种狐狸精吗?”
    第三百七十七章报名考核的人
    不管是什么样的狐狸精,至少她们得到了一个线索。
    伍芷荷不是被鬼所杀,而是被狐狸精吸干了精气。
    这下,大部分人都泄了气,觉得这场真人秀更加无望了。
    邓佳佳盯着对苏邢手机的记事本很感兴趣,问道:“你这道具哪来的?太厉害了!”
    苏邢淡笑道:“如果你能通关中级死神考核,你也会得到一本死亡启示录。”
    “原来是死神的专属道具啊,那我无福消受了。”
    邓佳佳对捉鬼没什么兴趣,所以这次的初级死神考核她压根就没想过要报名。
    “苏邢,初级死神会奖励什么道具啊?”
    问话的是华碧灵,其他人也十分好奇,初级死神的道具和中级死神的道具有哪些不同。
    苏邢大方告诉她们:“初级死神得到的是阴眼、感灵能力和锁魂圈。”
    华碧灵抿了抿唇角,思量再三,决定把她有意隐瞒的事说出来:“对不起,我撒谎了,其实我申请了这次的初级死神考核。”
    “什么?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和我商量?”
    曾婉静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一对眼珠子瞪得滚圆。
    华碧灵苦笑:“如果我和你说了,你会同意吗?”
    曾婉静语塞,她肯定会极力阻止,死神不是谁都能做的,她们不是苏邢,大概率会死在考核里。
    华碧灵当然也知道选择了初级死神考核,只有失败和成功两条路可以走,可她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反正在灵异类真人秀里横竖都是死,不如豁出去拼一拼,也许还有拼出一条生路。
    和华碧灵有相同想法的还有袁香紫,别看她文文静静的没什么存在感,谁能想到,早在进这场真人秀之前她就毅然决然地要报名参加初级死神考核。
    虽然从小到大她一部恐怖片都不敢看,但为了保住性命,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几率,她都要抓住。
    袁香紫在众人还未缓过神时又砸下了一颗重弹,她说:“我也参加了考核。”
    “不会吧?你们俩是有多想不开啊。”
    尚蓉看华碧灵和袁香紫的眼神已经变得像看疯子一般,如果她们不参加考核,或许还能活的久一些,现在嘛,估计死的比谁都快。
    苏邢并没有觉得她们是有多想不开,相反她认为她们做了非常正确的选择。
    坐以待毙绝非长久之计,只有强大自身才能在各种真人秀里存活下来。
    苏邢看向她们的眼神顿时柔和了许多,她再次确认道:“还有人报名初级死神考核吗?”
    人群一片静默,大家互相对望,没有人再开口。
    片刻后,苏邢对着华碧灵和袁香紫说:“关于初级死神考核的事,晚上我抽时间单独和你们说。”
    这是要给她们俩开小灶啦。
    华碧灵和袁香紫惊喜不已,急忙点头应是,其他人看在眼里,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话题回到刚才讨论的四个怪谈上,姬五女指出她们现在得到的确切的线索只有两个,一个是教室里的英语考试、另一个是吸光伍芷荷精气的幼年狐狸精。
    前者是可以直接进行攻破的,后者则需要找出那只狐狸精,把她收服或是……杀死。
    这只狐狸精很有可能就住在三楼某一间宿舍,要找到她,就得知道伍芷荷和哪些人接触过。
    说到这里,大家齐齐看向邓佳佳,邓佳佳也知道她最有发言权,便拧着眉毛仔细回想。
    “咚咚咚。”
    不紧不慢地敲门声吓得好多人心脏都跳漏了一拍。
    尚蓉跑去开门,门外站着的赫然是做完口供的安珺琦。
    安珺琦走了进来,一脸漠然地说道:“伍芷荷的尸体被警方带走了,我们那间宿舍贴了封条,没法再住下去。”
    言外之意,她是想搬到苏邢的宿舍里长期居住。
    尚蓉阴阳怪气的说道:“反正大家都说好了轮流睡,今晚不就轮到你和邓佳佳了嘛,等到明天晚上再去姬五女的宿舍里睡,两个屋来回倒腾,够撑到真人秀结束了。”
    安珺琦没说什么,只是冷冷地睨了尚蓉一眼。
    邓佳佳对搬宿舍的事不是很上心,她在琢磨昨晚上伍芷荷究竟和哪些女生有过接触。
    她想着想着,忽然几张面孔闪现在脑海里,她拍手叫道:“对了!304宿舍有一个漂亮女生跑过来借充电器,因为是水果手机,只有伍芷荷可以借给她,还有305号宿舍有一对双胞胎姐妹,晚上我在盥洗池那边洗杯子看到伍芷荷和她们有说有笑的,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邓佳佳说的这三个人,在安珺琦看来并不全面,她补充道:“不止是这三个,还有301宿舍的任萱、307宿舍的马林玉、310宿舍的钱梓润都有嫌疑。”
    “这么多人,光看外表也看不出谁是狐狸精啊。”
    有人嘀咕了一句,安珺琦还不知道狐狸精这事,狐疑的看着邓佳佳。
    “什么狐狸精?”
    安珺琦问她。
    邓佳佳快速把刚才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安珺琦惊讶之外,还对苏邢投去了异样的目光。
    她说:“既然有人报名了初级死神考核,那也不差多一个我。”
    众人的反应已不像刚开始那么震惊,苏邢听了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上午的时光就在命案发生后匆匆流逝,大家兵分三路,一路由邓佳佳带头,领着安珺琦、印小霜去找那几位女生,看看对于伍芷荷的死会是什么反应;第二路由姬五女领着华碧灵、曾婉静、曾玟去打探学校里是否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怪谈;第三路就是苏邢和白金、袁香紫、尚蓉、李彩妹去踩点灵异教室。
    由李彩妹亲身经历过的灵异事件,是最好攻破的一个怪谈,苏邢需要事先来勘察一下环境。
    四个人跟随李彩妹的脚步,很快就找到了那栋教学楼。
    那是一栋被废弃了的教学楼,楼前杂草丛生,无人打理,在这半米高的草丛里竖立着一张警告牌,上面清晰地写着几个大字:“危楼!请勿靠近!”
    “你说的教室在几楼?”
    今天是个阴天,灰色的云彩厚厚地盖住了天空。
    苏邢抬头看了看天,忽然觉得有点冷。
    李彩妹没有回话,而是眯着眼睛数着楼层。
    其实不用数也能看得出来,这一共就三层楼,每层楼有三间教室,可李彩妹却数了一遍又一遍,嘴里喃喃道:“不对啊,我明明记得有四层,怎么少了一层?”
    第三百七十八章第五个怪谈
    少的那一层,就是有灵异教室的那一层。
    为了证明李彩妹没有记错,大家特意走到三楼一探究竟。
    然而,楼梯到了三楼确实就没了。
    李彩妹不信邪的在三楼教室门口的走廊上来来来回回的看,最终一脸颓废地说道:
    “不是这些教室,我记得那间教室里的课桌椅摆放的整整齐齐,黑板上还用白色粉笔写着:距离高考仅剩3天。”
    “看来,要想找到这间教室只能晚上再来了。”
    苏邢说的轻描淡写,李彩妹和尚蓉双双变了脸。
    李彩妹干笑道:“晚上,我就不用来了吧,毕竟我已经经历过了……”
    尚蓉也跟着说:“我英语从来没及格过,我就不给你们添乱了。”
    白金瞅着她俩吓破胆的模样,好笑道:“又没人硬逼着你们,来不来随你们便。”
    苏邢没说什么,只是简单巡视了这栋教学楼,便和她们一起回了宿舍。
    在她们外出的这段时间里,邓佳佳那边已经锁定好三名嫌疑人,一位是304宿舍的漂亮女生叫陈艺涵、另一位是305宿舍双胞胎姐妹中的姐姐叫吴莉莉,还有一位是307宿舍的马林玉,这三位在学校里都是小有名气的班花,样貌身材那是没的说。
    邓佳佳私以为狐狸精就得长得好看,所以她笃定这三女生里必定有一个就是那只幼年狐狸精。
    两路人马重聚在313宿舍,互相交换信息,邓佳佳一听苏邢晚上还要去找那间教室,不由地蹙起眉头。
    “你英语行不行?要不要我陪你去?”
    苏邢的英语说不上特别好,应付考试肯定考不到满分,不过她不是冲着考试去的,所以分数对她而言并不重要。
    苏邢正要答话,袁香紫弱弱地举高了手,说:“我陪你一起去吧,就当……练练胆量。”
    苏邢看她的眼神多了份欣赏,其实不止她们三个人申请了初级死神考核,她自己也申请了这次的高级死神考核,在考核还未开始前,拿那间教室练手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本来她想一个人去的,既然袁香紫有意要练胆,带她提前适应一下也好。
    “行,等天黑了,我们就出发。”
    去灵异教室的事就此敲定下来,不少人暗中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与姬五女同行的曾玟已经死的透透的了。
    这事得从半小时前说起。
    和姬五女同去二楼的是华碧灵、曾婉静、曾玟,曾玟可能早上喝水喝多了,中途不停地上厕所。
    女生宿舍的每一层都设有公共厕所,曾玟多次跑进跑出,姬五女等人也就没当回事,可在曾玟最后一次进入厕所,足足消失了十多分钟还没出来,姬五女就觉得不对劲了。
    她和华碧灵、曾婉静一同进厕所捞人,喊了几声曾玟,却无人回应。
    到这个时候,她们才想起来学校里的女生厕所是汇聚阴气最重的地方,这里很有可能有怪谈发生。
    姬五女沉下脸,谨慎而小心地踢开一扇又一扇隔间小门,这里一共有八个坑位,她踢到第四扇门就发现了曾玟,她跪趴在地上光着屁股撅得老高,一张脸埋在蹲坑里,一动不动。
    曾婉静只一眼就吓得魂飞魄散,她赶紧躲在华碧灵身后,揪着她的衣服颤声问道:“她、她是死了吗?”
    华碧灵表情呆滞地看着曾玟,嘴里发干发苦,一个字也憋不出来。
    姬五女不指望她们帮忙,独自一人将曾玟的尸体从隔间里拖到外面。
    曾玟临死时的面容惊恐到了扭曲的程度,一双充满死气的眼睛像金鱼眼凸出了眼眶,嘴巴也大张到了极限,看样子是受尽了折磨才死的。
    华碧灵看的后背发毛,忍不住别过脸,声音干涩地说:“学校里有这么多鬼,感觉每天都会有人死亡,这里的学生怎么还能若无其事的住在这里。”
    姬五女正在检查曾玟的尸体,听她这么说,面不改色的回道:“她们都是NPC,NPC的存在一部分是为了给出线索,还有一部分是推动事故发生,她们不会离开学校……”
    姬五女话音突断,她无意间瞄到曾玟的下体,发现她的下体有被性侵的痕迹,花穴处撑出了一个圆口,里面还有透明色的体液泛着水润的光泽。
    曾玟是被人强奸而死的?
    这念头在姬五女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随之她又想到女生宿舍里哪来的男人?
    姬五女转过曾玟已然僵硬的身体,中指插入小穴里搅动了一番。
    华碧灵和曾婉静对这种声音并不陌生,她们往姬五女那边看了看,两张清秀俏丽的面容都露出了微妙古怪的表情。
    姬五女当着她们的面抽出中指,指尖上残留着一小团乳白色的精液。
    华碧灵看出来问题所在,不禁惊呼道:“这里的怪谈难道和男人有关?”
    曾婉静的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她刚才分明看到姬五女抽出手之后,紧随而出的还有一些暗红色的鲜血。
    那些鲜血似喷泉一样不断地从小穴里涌了出来,里面还夹杂着一些不明内脏的碎块。
    姬五女也被这一幕惊到了,她反应极快的向后退去,可她还是慢了一步。
    她的衣服、裤子,甚至是沾着精液的手指都被鲜血溅染,铺天盖地的血腥气很快就在女厕所里弥漫开来。
    这时恰巧有一个女生进来上厕所,看到满地鲜血,即刻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姬五女站直身体,神情冷淡的去洗手池前洗干净双手。
    华碧灵盯着血泊中大大小小的内脏碎块,捂着嘴强忍住呕吐的欲望。
    终于知道曾玟是因什么而死的了,她肚子里的内脏器官就像在搅拌机里过搅动过,碎得都认不出是什么内脏。
    曾婉静先一步跑出了女厕所,靠着墙壁大吐特吐了起来。
    姬五女洗完手,又简单清理了一下衣裤上的血渍,便也走出了女厕。
    三人没有回自己的宿舍,而是直接去了苏邢那,话还没说几句,就有人找上了门。
    那个人是305宿舍双胞胎中的姐姐,叫吴莉莉。
    她微笑着站在门外,对着宿舍里邓佳佳说:“我们宿舍空出来一张床铺,你要不要和我们住?”
    第三百七十九章灵异教室
    面对嫌疑人抛来的橄榄枝,邓佳佳胆子再大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我已经和她们说好住一块了,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
    邓佳佳言语真诚,看不出一点破绽。
    吴莉莉翘起红唇,配上清丽脱俗的相貌,浑身上下透出古典美人的特质,饶是女人看了,也不免被她的笑容吸引。
    “没关系,你还不是有一个舍友吗?她也有地方住吗?”
    吴莉莉指的是与邓佳佳同住一起的安珺琦,安珺琦站在人群之中,因为个子不高被身前的白金挡住了,所以吴莉莉可能没有看到她。
    “恩,她也有地方住了。”
    邓佳佳替安珺琦拒绝了她的邀请。
    吴莉莉并没有太惊讶,点点头便离开了。
    房门合上后,好多人都长舒一口气,仿佛刚刚那短暂的几分钟连呼吸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
    安珺琦从白金身后走了出来,对邓佳佳道了谢。
    邓佳佳回了一句没什么,就把目光转移到苏邢身上。
    “你觉得她像不像狐狸精?”
    苏邢没见过妖,更感觉不到妖气,所以她也不能笃定吴莉莉就是那只幼年狐狸精。
    狐狸精的事暂且搁置一旁,她们还有一件更棘手的事要面对。
    姬五女说出了曾玟的死讯,以及第五个怪谈的所在地。
    所有人都被曾玟的死震得通体发寒,毕竟谁也没有想到,一天之内会有两个人接连死去。
    死亡的气息如影随形的扼住了她们的喉咙,好多人都在为自己能不能活过明天而担心害怕。
    苏邢作为中级死神,也不是说在恐怖灵异的真人秀里就是所向无敌的,稍有不慎,她也会死。
    只是,她习惯了在生死中游走,习惯了逆流而上。
    二楼的尸体很快又引起了一波恐慌,警方快速抵达现场,将发生命案的女厕所贴上了封条。
    姬五女、华碧灵、曾婉静在女厕所里被人看到正脸,以为会被警察传讯,结果等到晚上都没有人来找她们。
    窗外的天色黑的很快,今夜睡在313宿舍的人轮到了邓佳佳、安珺琦、华碧灵,至于曾玟空出来的床位由李彩妹顶替。
    李彩妹暗自窃喜,如此一来,她就不用睡到姬五女的宿舍,可以夜夜赖在苏邢身边。
    不过,今晚,她这个如意算盘落空了,因为苏邢与袁香紫要去灵异教室捉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她一个人睡有点害怕,只好死皮赖脸的哀求白金,睡到了白金的床铺上。
    宿舍里,大家早早梳洗完钻进被窝,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照的屋子里亮如白昼,每个人都睡不着,看着被灯光照的发白的墙壁发呆。
    邓佳佳睡在苏邢床上,右手枕着后脑勺,出神地问道:“苏邢那边,应该没问题吧?”
    白金也在想这事,她拿出手机,给苏邢发了条微信,苏邢很快就回复了她,说是一切平安,让她们早点睡。
    白金对苏邢很有信心,关了手机说道:“放心吧,她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事实上,苏邢去灵异教室前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她先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唤出玩偶之家里的六个鬼娃,让它们在学校里四处转悠,看哪些地方容易有鬼魂出没,统计好数量告诉她。
    然后再喊出白夫人为她们带路,确保今晚能找到通往第四层楼的楼梯。
    白夫人出现的时候,袁香紫也在场,她看不到白夫人却能感觉到一股阴风擦过她的身体,打了个寒颤。
    白夫人许久没见苏邢,很是挂念,一见面就含蓄温暖:“好久没见,你怎么都瘦了。”
    苏邢没有具体多说在真人秀里发生的事,只是说了这间学校里有只幼年狐狸精,如果要收服它,该怎么做比较好?
    白夫人见多识广,对妖怪之事也略有耳闻,她一听这里有狐狸精,眉心微蹙,脸上的笑容慢慢隐没在唇角边,她狐疑的地看着苏邢:“幼年狐狸精是不可能单独出现在人类的世界,你确定就只有一只吗?”
    这时,她们已经进入黑漆漆的教学楼,往楼梯间里走去。
    苏邢没想到白夫人会这么说,脚下一顿,人停在了楼梯上,愕然愣住了。
    “白夫人说什么了?”
    袁香紫神色紧张地拿着手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功能,一束白光晃晃悠悠的照在前方,虽然驱散了黑暗,却无法给人带来安心的感觉。
    苏邢唔了一声,没把这事告诉袁香紫,而是继续往上走,走到三楼,面前赫然出现了新的楼梯。
    “啊!通到第四层楼的楼梯出现了!”
    袁香紫手心里冒出了冷汗,她咽了咽口水,心惊胆战地问:“苏邢,等会你可以保护我吗?”
    她胆子小,能自告奋勇的跟随苏邢出来捉鬼已经是在挑战她脆弱的神经,她不想自己还没开始考核就死在灵异教室里。
    苏邢看了她一眼,柔了声音说道:“你要是害怕,可以留在这里等我。”
    “不不不,我要跟你上去。”
    袁香紫来这里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练胆,另一方面是为了亲眼目睹苏邢捉鬼,等她正式参加初级死神考核,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啥都不懂。
    苏邢的衣服被袁香紫揪在了手中,既然她心意已决,她也该把话说清楚。
    “我不一定能保护好你,你身上有道具吗?”
    袁香紫急急说道:“有,我身上有三张虎符。”
    为了参加这次真人秀,她花了大半积分去兑换虎符,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愿意投身于危险之中。
    苏邢看她的眼神变了变,小世界里的人不一定都如她们表现出来的那么柔弱,袁香紫有虎符,还需要她保护吗?
    “恩,我们走吧。”
    苏邢正欲跨上新的台阶,却踢到了一堵透明的屏障。
    袁香紫毫无障碍的走了上去,见苏邢没有跟上来,又回头往下走。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袁香紫走到第一层台阶就再也走下来,她吓得脸色发白,双手敲击着透明屏障,神情慌乱至极。
    “苏邢!苏邢!我出不去了。”
    这时熟悉的电子音传入她的脑海,初级死神考核马上就要开始了。
    Ρō202①.cōм(po2021.com)
    --

гōūsんūɡE.cōм 三个怪谈?

- 耽美 https://www.danme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