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んuщudē.VíⓅ 13号姬五女

18禁真人秀游戏 作者:doremi

yUsんuщudē.VíⓅ 13号姬五女

      姬五女就和往常一样,认真清洗好自己的身体,穿上干净素雅的衣服去殿下的房间。
    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就好像到点吃饭一样,她就得送上门让殿下进餐。
    然而,殿下自那场真人秀回来,已经五天没有吸她的血了,哪怕她每日把自己的血抽出来倒进酒杯,殿下也不愿意再喝一口。
    这是为什么?难道殿下不需要她了吗?
    怎么可能,她是殿下的专用血袋,殿下生来就携带诅咒,如果长时间得不到新鲜血液,是会遭到反噬的。
    殿下应该最清楚,被诅咒反噬,他就会变成另一个人……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她绝不允许有这种事情发生,无论如何她都要让殿下继续吸血。
    姬五女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抬手刚想敲门,就听到房间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像是痛苦的呻吟声,又像是一种拼命压抑的低喘。
    殿下出事了!
    姬五女脸色骤变,她向后退了一步,高抬腿一脚踹在门板上。
    “砰——”
    月牙白的门板蹦出了蜘蛛网般的裂痕,屋内的呻吟声越发得清晰了,那确实是殿下的声音!
    姬五女如此狠踹了三脚,房门终于被踹开了。
    她急忙跑进去,看到房间里一片狼藉,所有能扔的东西都被扔在了地上,而殿下正坐在床上,脸上爬满了黑色花纹,那些花纹还在不断的蔓延、生长,眼看就要钻进他的眼睛里。
    姬五女一刻都不敢耽搁,脱下衣服,上前抱住他,把自己的脖子送到他的嘴边。
    “吸吧,殿下,我求求你了,快点吸我的血。”
    南宫尚此刻还尚存着一丝理智,他推开怀里的女人,声音嘶哑的像破败的手风琴,可见他已经快撑到极限了。
    “滚出去!”
    南宫尚之所以不肯再吸她的血,是因为他身体渴望的并不是她的血。
    就像打开了一个新的开关,苏邢的血可以唤醒并增涨诅咒所产生的黑暗力量,一旦尝过她的血,其他女人的血就跟喝白水一样,可以喝饱却不再被诅咒所认同。
    苏邢的血和他体内的诅咒已经形成了单一的食物链,他只想要她的血。
    “殿下,你就吸我的血吧,不然你就要被诅咒吞噬了。”
    姬五女眼眶含泪,捡起地上的钢笔干脆利落地往手腕上一划,鲜红的血珠一颗颗溢了出来,她仿佛感觉不到痛,又走到南宫尚面前,把流着血的手印在他的嘴唇上。
    “殿下,小五的血都给你,你想吸多少就吸多少。”
    姬五女眼里的泪水瞬间崩塌下来,她看着殿下的眼珠染上了黑色花纹,痛苦隐忍地表情一下子凝固住了,他嗅了嗅鼻子,紧接着一把抓住她流血的手大口吸食伤口。
    姬五女无声地流着眼泪,单手抱住他,脸颊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吸再多也没有关系,小五会一直陪在殿下身边,哪里也不去。”
    南宫尚眼里的花纹稍稍褪去了一些,但他脸上的花纹依旧还在,姬五女以为是血不够,安静地看着他吸血,可时间长了,她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
    虽然殿下从来没有被诅咒反噬过,但不管怎样,鲜血对诅咒的效果还是有的,可是现在,他吸了那么多,却没法平息诅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姬五女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耳鸣眼花的症状陆续出现,再继续下去,她一定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姬五女不怕死,被殿下选中作为他的血库,她非常的自豪,只是,她不想在殿下失去理智的时候不明不白的死去。
    她要活下来,要活下来!
    “殿下!你放开我!殿下!”
    姬五女用力扭动身子,试图从他嘴里拿出手腕,可对方的牙齿牢牢嵌进了皮肤,每吸一下就有一股钻心的疼痛传向四肢百骸。
    她流了太多血,使不出力气,只能痛心的看着殿下脸上的黑色花纹,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掉。
    “殿下,你到底是怎么了……”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白银从真人秀里回来,听到殿下的房间里有异动,便闻声走了进去。
    当他看到姬五女躺在殿下怀里,殿下低着头在吸她的血,还以为是他打扰了他们。
    脚步刚往回走,姬五女虚弱的喊声止住了他后退的身形。
    “救我,殿下他,不正常。”
    白银极快地走到他们身边,他立马发现面前的殿下与往日不同,他的手上、脸上布满了奇奇怪怪的黑色花纹,仔细看,这些花纹仿佛是活的,还在不停地蠕动。
    “殿下!你不能再吸了,再吸下去小五会死的!”
    白银去掰南宫尚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来,现在的殿下已经没有人的意识,像一头猛兽不管不顾的吸食姬五女的血液。
    再看躺在他怀里的姬五女,脸色苍白如纸,气若游丝,她撑不了几分钟了。
    白银沉下心来,他想起殿下曾经为了压制他的恶魔之眼,让他服下过地狱子母根,那是黑暗精灵的东西,如果还能再找到一份地狱子母根,也许能压制住殿下体内的诅咒。
    可是,黑暗精灵要在魔法世界里才有机会遇到,他上哪去找地狱子母根。
    白银烦躁的原地打转,他回想着殿下在给他地狱子母根的过程中,是否还说了什么?
    他努力回忆着,当时他拿到地狱子母根,大的吃进肚子里,小的埋进了手背,需要用他的血养着他,这样小的就能感应到母根的存在,从而达到压制恶魔之眼对他产生的影响。
    血……殿下说要用血养它……
    这都过去这么久了,地狱子母根应该早就融在他的血液里,与他同为一体了吧?
    白银想不到其他办法,只好咬破自己的手指,挤出鲜血滴进殿下的嘴巴。
    一滴、两滴、三滴、四滴……
    应该差不多了。
    白银含住手指,吸了吸,就见南宫尚突然双眼一闭,身体向后倒在了床上。
    姬五女抽出手臂,手腕上的伤口被吸得发白,两排鲜红的牙印红中带紫。
    殿下是用尽了狠力,如果不是他自己松口,可能她真的会被他吸干。
    姬五女虚弱的侧躺在他身边,手指抚摸着他的脸颊,上面的黑色花纹还在,一点消退的迹象都没有。
    “我的血对殿下而言,已经没用了。”
    姬五女说出了她不想承认的事实,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改变的,但她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变化。
    白银听她这么一说,几乎是下一秒就想到了一个人。
    “难道是因为殿下吸了苏邢的血?”
    姬五女猛然抬起头来,她看过殿下参加的那一场真人秀,他第一次使用出黑暗力量,就是在他吸了苏邢的血之后。
    “我下一场真人秀,苏邢也在,到时候,我会想办法抽一些她的血。”
    白银皱眉,他不是不认同她的想法,只是,小五对苏邢似乎抱有偏见,她们俩遇到一块,他担心小五会对苏邢做些什么。
    “好好说,凭苏邢和殿下的关系,我相信她会自愿献血的。”
    姬五女冷笑道:“希望如此。”
    第三百七十章《女校怪谈》真人秀正式开播
    “听说了没?隔壁三班的孟晓美被她爸妈送进精神病院了。”
    “她那个宿舍也真够惨的,孟晓美疯了、李燕跳楼自杀、王芸芸失踪了,现在就剩下一个陆露,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
    “对哦,陆露是不是已经好久没来上学了?
    “她爸妈怕她受刺激,已经在帮她办理转学手续了。”
    “好可怕,你们说那个宿舍是不是闹鬼啊。”
    “谁知道,反正你不去招惹它们,它们也不会来找你。”
    “……”
    “……”
    高二(一)班的学生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讨论此事,唯独有一个女生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没有加入她们。
    女生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晕倒,站在她附近的一位短发女生看到她这模样,不由关心地问道:“小五,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扶你去医务室里休息一下?”
    姬五女摸着手腕上的纱布,理都没理,起身走出了教室。
    短发女生热脸贴了冷屁股,心里微微不爽,她身边的人看到了,拉着她小声嘀咕:
    “别理她,她就是个不良少女,你没看到她手腕上有伤啊。”
    短发女生也是一番好意,既然她不领情那就算了。
    短发女生又回到人堆里聊天,姬五女独自走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开始一间教室一间教室的找人。
    殿下不能一直晕迷不醒,她要尽快拿到苏邢的血,完成这场真人秀。
    急切的心情促使她加快脚步穿梭在各个教室门口。
    高二六个班级都没有苏邢的身影,她就去高一年级找,终于,在高一(5)班门口看到了她。
    苏邢身边围着一群女生,有的人她见过,是其他休息处的人。
    这些人一个个都找上了苏邢,是因为她是中级死神的原因,以求庇护吧?
    姬五女心里冷笑,一味地依附别人就以为能在灵异真人秀里活下来吗?那她们也太小看灵异场了。
    姬五女面无表情地走进高一(5)班的教室,教室里面闹哄哄的,学生们分开扎堆,不是在聊天就是在吃东西,还有些人在教室里追逐打闹,玩的好不开心。
    姬五女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她目标明确地走到苏邢面前,敲了敲桌面。
    “苏邢,出来一下。”
    苏邢抬起头来,思索着她是不是小世界的人。
    这时,坐在她旁边的白金用手肘推了她一下,小声地凑到她耳边说:“她是13号休息处的姬五女,来头不小。”
    13号休息处的,那就是南宫尚的人了。
    苏邢勾起唇角,站起身来对其他女生们说道:“不好意思,我去去就来。”
    其他女生也都是小世界的人,有人认出了姬五女,自然是不敢多言的。
    邓佳佳虽然是第一次和姬五女在真人秀里碰面,但她早就知道有这一号人物。
    传言姬五女和南宫尚关系匪浅,而南宫尚又在《18禁生存游戏》里与苏邢产生了男女感情。
    两个女和一个男人,形成的三角关系,希望不会影响到这次的真人秀。
    苏邢这边还不知道姬五女是南宫尚的专属血库,她跟着姬五女走出教室,往人少的楼梯间走去。
    姬五女身材高挑,大概有一米七三、四的个头,苏邢身高有一米六五,走在她身后就像一只小鸡仔,显得矮小、瘦弱。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中途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等姬五女停下脚步,她们俩已经站在一楼的楼梯间里,周围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姬五女转过身,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盯着苏邢上下打量。
    五官精致、皮肤奶白,身材娇小,是男人喜欢的类型。
    姬五女从不因为自己长得普通而自卑,她知道殿下不是一般的男人,不会以貌取人,但是现在,光比长相,她就输给了苏邢。
    这是她不能接受的。
    如果她有一张好看的脸,或许……殿下最先喜欢的人会是她。
    “你找我有事吗?”
    苏邢不喜欢她的眼神,那是在观察对手的眼神,可她们是初次见面,不应该用这种眼神看她。
    “殿下需要你的血。”
    姬五女言简意赅,没有丝毫的拖沓。
    苏邢初听到殿下两字还没和南宫尚联系到一起,转念一想,才知道她说的殿下是谁。
    “南宫尚怎么了?”
    苏邢惊讶地问她。
    姬五女将殿下身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她听,其中她和殿下的关系她故意说的暧昧了些,好让她知道殿下不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
    苏邢听完,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她低头思考着什么,忽然眸光一凝,射向姬五女。
    “我的血对南宫尚来说,就是毒品,会让他上瘾,那现在是不是不管他吸谁的血都解不了瘾头?”
    苏邢指出来的问题让姬五女特别不是滋味,她冷着脸回道:
    “你说呢?当初你就不该让殿下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吸你的血。”
    苏邢终于知道她对她的敌意来自于哪里了,她是因为南宫尚的原因所以不待见她。
    “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事……”
    苏邢无辜地自言自语,南宫尚要做什么她能拦得住吗?
    姬五女在殿下身边待了那么久,她当然知道殿下想吸一个人的血,对方绝对没有拒绝的权利,她刚才这么说只是为了让心里好受点罢了。
    “总之,我要抽你的血,拿回去给殿下服用。”
    姬五女冷冰冰的看着她,语气硬的不像是要和她商量,而是一种通知。
    苏邢不与她计较这些,南宫尚既然需要她的血,她当然会给他,毕竟,以前都是他在帮她,也该轮到她回报他了。
    “好,明天晚自习的时候,你来找我,我们去医务室。”
    抽血的事就这么敲定下来,姬五女还以为苏邢会狮子大开口,以此要挟她为她做事,没想到,那么快就同意了。
    “抽完血,我会尽力配合你,完成这场真人秀。”
    灵异类真人秀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要想快点回到休息处,她们必须联手。
    姬五女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加上苏邢中级死神的能力,对付一两只作恶多端的女鬼问题应该不大。
    苏邢伸手右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好,合作愉快。”
    姬五女盯着她的手,不情不愿的握住了。
    就在两人准备离开时,楼梯间里有什么东西滚了下来,发出咚咚咚的响声。
    她们抬头一看,竟然是一颗带血的头颅。
    гоūщеnщū9.cом(rouwenwu9.com)
    --

yUsんuщudē.VíⓅ 13号姬五女

- 耽美 https://www.danme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