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shuwu/xyz 【番外】曹阳番外合集 (有新

【1v1 剧情肉】我眠君且归 作者:豆姑儿

roushuwu/xyz 【番外】曹阳番外合集 (有新

      曹阳又犯错了,她不小心把阿父的衣裳用剪子剪了一道口子。
    那是一件千补百衲的,边角暍色的衣裳,阿父很爱惜这件衣裳,据说是阿母亲劳玉手洗
    曹淮安看到衣裳破了个口子,气得嘴乌目吐,碎发森竖,他还未开口薄责,曹阳水扑花
    软,讪讪地收回薄责之辞,转头让婢女每日嗝报后给她念《论语》。
    婢女捧着书在她屋外站成一排,一人一句轮番上阵,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充斥着后院,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
    平日里和善温柔的婢女,一旦拿起书就变成了笑面虎,曹阳对她们打滚扯娇然而都无动
    曹阳最不喜欢念书了,被《论语》支配的日子里,阿父对她不管不问,就连养的犬,见
    曹阳欲哭无泪,只能乖乖受着。
    *
    到了第十日,她在花园和傅女小桃一同扑蝴蝶,瞬间狂风四起,没过一会儿天公就下起
    子,曹阳只能干巴巴地站在在凉亭下祈祷着雨快些停。
    黑森的天空划过一道闪电,曹阳若有所思,道:“这雨可能要下到明日呢。”
    小桃望了一眼地上的积水,嗯了一声。
    “那明早是不是不用来念书啦?”这话说太直白,她补了一句蜜语,“你们淋湿了我会
    小桃喉间咽住,掩面而泣,吸溜着鼻子,道:“呜呜,我家女公子竟然心疼人了。不过
    虽然是离您远了些,那我们明天吃多点,力气也就足了,保管声音和平时略无差别。小
    了……学而时习之,不亦……”
    曹阳:“”
    *
    《论语》念到一半,大雨骤停,乌云消散,屋上半角,露出了金光。
    曹阳喜出望外,她牵着小桃的衣袖促她回寝:“有些冷呢,想回屋了。”
    小桃收了口,地上有一团又一团的渍涝,她正要蹲下身背起曹阳,曹淮安一声不响的从
    小桃半屈的身姿,旋而给曹淮安行了一个大大的礼。
    曹淮安目指小桃退下,牵起曹阳软乎乎的手,说:“鬈鬈,走吧。”
    鬈鬈是曹阳的乳名。
    曹阳十月种,迎时三星列,月窠粉团成,百晬空中划玲珑,一岁种发不能梳,两岁额垂
    留着一头鬈发的姑娘着实少见,曹淮安灵机一动,就给她取了鬈鬈为乳名。
    其实曹阳不喜欢自己鬈鬈的头发,因为长兄总笑她是一只狮子怪。
    曹阳被牵着下台阶,到最后一级台阶时,她不肯再走:“地上湿湿的,鬈鬈不想踩。”
    曹淮安只一臂抱起她,“鬈鬈与三个兄长,都随了你母亲,小小庚齿就有洁疾。”
    曹阳脸贴靠在曹淮安肩上,一脸认真的听他絮絮叨叨地说着。
    手弯里的人轻得和猫儿似的,曹淮安心里掂量,念道:“鬈鬈近来胃口不好,脱了不少
    曹阳有三个兄长,都是一胞生出来的,故而模样生相同。
    长兄叫曹扬,她叫曹阳。
    扬来阳去,分不清是叫谁。
    所以阿母叫她名字时,会在前面加一个“小”字,就成了小曹阳。
    想到温柔的阿母,一霎时,曹阳眼里朦胧生热,斜着眼看见阿父的面孔,她就哭出了声
    阿母不在的时日,她內心痛苦如受着煎熬。
    曹淮安顿住脚步,低声问:“鬈鬈怎么了?”
    “鬈鬈不想看见阿父。鬈鬈想要阿母。”曹阳两手为拳,雨点似的落在曹淮安背后。
    一个五岁出头的孩子,哪有什么气力。曹淮安任拳头落在背上,拳头的气力一次比一次
    “为什么不想看见阿父?” 曹淮安问。
    “丑。”曹阳毫不犹豫的回话,“丑死了,有碍观瞻。”
    曹淮安不怒反笑,折步回到小亭子,放下曹阳,一字一句道:“你阿母与兄长都从扬州
    鬈鬈嫌阿父丑,不想看见阿父,那就自个儿牵着你养的大狗去吧。才下了雨,山路有些
    曹淮安掉臂离去,曹阳一边急得跳脚,一边眼里淌着泪,人渐渐走远,就快离开眼中。
    她也不管地板湿不湿,褰衣飞也似的跑过去,照着曹淮安脚踝就是陡然一腿,“阿父尽
    了……”
    *
    曹阳送了一脚给曹淮安就捂着泪面跑回寝室,在寝室里等了好一会儿,曹淮安都不来哄
    下山去等萧婵回来。
    大狗两脚立起来比曹阳高了整整半个头,它身上的毛发与曹阳的头发一样,是鬈鬈的形
    但它鬈的没有曹阳的好看。
    曹阳鬈发似春日梨花,大狗鬈毛似秋日枯草,故而大狗的名儿不叫鬈鬈,而叫草草。
    *
    山路确荦啮人足,千级石磴侵人胆,曹阳很少下山,即使下山都有人陪着,这是她初次
    下了雨,山路极其湿滑,曹阳一手牵着大狗,一手褰着衣摆,小心又笨拙地下石磴,走
    口气儿,却一不小心踩到积水,鲜明可爱的鞋扇儿立刻糊上了一层浅黄杂绿的颜色。
    曹阳看着脏兮兮的鞋扇儿,不胜委屈,噙住眼泪继续下石磴。且走且在心里嘀咕着如何
    曹淮一直安潜跟在后,那不到半折的脚丫子印还印在脚踝处,黑糊糊的,他也不去搭理
    影扳起指头,神思飞越。
    曹阳今年五岁,再过个九年就是十四岁,是能成为人妇之龄。
    一想自己亲手养大的小姑娘穿红戴冠的嫁给不知道打哪儿来的臭小子,曹淮安勃然变色
    他顿足叹气,心道:好端端的和婵儿生什么姑娘来承欢膝下,又不能承欢膝下一辈子…
    “阿父干嘛跟着鬈鬈,不许跟着。”
    曹阳耳力佳,早知曹淮安在后,故作不搭理,就等着他主动上前来。谁知石磴都下了一
    曹淮安心绪被娇滴滴的声音扯回,他三脚两步到曹阳跟前,拖住她的粉臂一把抱起,道
    许阿父走吗?”
    抱在手上的小姑娘真和绵团儿一样柔软,曹淮安心旌摇摇,缩嘴亲了一口粉堆成的软颊
    曹阳两眉一皱,颇为嫌弃的用手背擦着颊上的唾沫,道:“阿父现在才来哄鬈鬈,已经
    无意,欺负着鬈鬈。”
    *
    曹阳脾气坏如鼷,和萧婵一样都是易怒易哄的人,但曹阳比萧婵好上一些,至少不会一
    曹淮安腾出手去戳弄她鼓起来的两颊,道:“鬈鬈要怎么与阿母说阿父的不是?”
    曹阳踢团圆眼儿一睁,小小的口角一开,将曹淮安的罪状一一道出。
    “蕙质兰心的阿母不在家,心狠手辣的阿父来欺压。阿父汹汹不许鬈鬈出门闹,性起就
    “蕙质兰心的阿母不在家,鬈鬈住在漏星堂,风吹日晒好凄凉。”
    “蕙质兰心的阿母不在家,鬈鬈三餐食不饱,脱其五味玉肉削、正气耗。”
    ……
    “净会胡言乱语。”曹淮安听曹阳一本正经地诌谎话,吸地一笑,并不与她计较,“走
    曹淮安走了几步,怀里那个满抱的小姑娘不乐意了,小姑娘同一条水里的泥鳅似的,不
    曹淮安怕摔了她,将她放回地上,结果身上又多了个半折不到的脚印。
    曹阳送完一脚,滴溜扑跳下一级石磴,“阿父又丑还讨人嫌,鬈鬈才不要和阿父一起去
    说完,牵起大狗一步一步的往下继续走。
    大狗脖颈上挂着一个小金铃儿,小金铃儿发出的叮当声响很是悦耳。
    曹阳的动作还是笨拙迟涩,曹淮安沉吟了一会儿才往下走,每下一级石磴,他就用不凉
    “这山里有大虫。”
    “大虫比鬈鬈的狗还大。”
    “大虫一张口就可以把鬈鬈吞入腹中。”
    曹淮安说到这里,忽然停住步子,掇转身往回走,一张嘴巴仍在喋喋不休。
    “然后鬈鬈就要在大虫腹中生活一辈子了。”
    “永远都见不到兰心蕙质的阿母,也见不到心狠手辣的阿父。”
    “唉,可怜。”
    这连珠般吓唬人的话,曹阳心里一紧,两道眼泪就吊在腮边了。她一个箭步冲到曹淮安
    想被大虫吃掉。”
    新年快乐
    胡乱码了600字的小小番外
    下一章番外会跟着正文结局接着写的~
    大虫是老虎的意思
    ◇3ω點яóυsんυωυ{肉書屋(拼音)}點Xyzノ
    --

roushuwu/xyz 【番外】曹阳番外合集 (有新

- 耽美 https://www.danme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