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困迹_御宅屋 作者:沉沉

分卷阅读20

      许倾迹加重语气,严厉说道:“回来。”

    “你管得着吗?”昆霁回头挑眉看他一眼。

    “过来。”许倾迹用带着怒气的眼睛盯着她。

    “这么瞪我不怕我打你?”昆霁慢慢走回去。

    见她过来,许倾迹抽出一根棉签沾取伤口消毒液,垂眸低声说:“无所谓,挨打这么多次了。”

    伤口在左边胳膊,昆霁扭过来随他处理。

    苍白的肌肤上一条细长的口子皮开肉绽,许倾迹放轻力度,小心涂抹着药水。

    因为扭着胳膊,昆霁坚持没多久就感觉有点脱力,她胳膊情不自禁软了一下。

    许倾迹持着棉签的手顿住,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用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手。

    “许倾迹,我很讨厌你。”昆霁突然淡声说道。

    永远对我保持冷淡的你,喜欢姜月还和她在一起的你,不会在意我喜欢我的你,都让我怨恨。

    “嗯,我知道。”许倾迹回答。

    “嗯,真的很讨厌。”昆霁再次重复一遍,同时心脏持续绞痛。

    “嗯。”许倾迹轻轻应了一声,眼睛停在她的手上。

    她常年带着黑色丝绒手套的左手,在无数个黑夜扼住他咽喉,给他带来很多疼痛的左手。

    而此刻他安静地捏住了它。

    没想到许佑暖过生日会邀请自己,许倾迹坐在原夜的一个角落看着许佑暖像个美艳的交际花一样穿梭在各色朋友之间,而窝在沙发上的一个男人一脸宠溺地望着她。

    原夜什么都有,表面或许看起来是一个深夜书店或者杂货铺,走进去探寻一番就发现这里什么也有,连调酒的吧台都有,而昆霁此刻就在吧台为各个朋友调出一杯杯赏心悦目的酒水。

    “宝贝,你唱歌贼好听,来一首呗。”许佑暖拿着空酒杯走向吧台,接过昆霁再次调好的一杯荔枝马提尼。

    “来?”昆霁饶有兴趣地挑了下眉毛。

    “来嘛来嘛。”许佑暖抬了抬下巴。

    “好。”昆霁把手边的半杯苦艾酒喝完,走出吧台。

    “我昆要唱歌啦!”许佑暖招摇地跟在昆霁身后。

    原夜连唱歌的地方都有,高脚凳配上一架麦克风,正在放歌的朋友问昆霁:“唱啥?”

    许佑暖抢先回答:“当然是Wild?Eyes啦!”

    昆霁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把麦克风调到合适的高度,然后坐好。

    前奏响起,全场安静。

    昆霁开口唱,此刻没有聚光灯,但是一瞬间所有光都跑向了她。

    性感醉人的嗓音搭上迷人的舞曲,宁静又热烈。

    唱歌的昆霁每根头发丝都透着自由慵懒,洒脱不羁。

    &he?highs?you?think?you?know……”昆霁唱着,璀璨明亮的双眸看向了角落里的许倾迹。

    她的眼神就像是歌里所唱的,bright,light。

    那束光亮让许倾迹心跳加快,他觉得此刻自己看到了火光。

    ——————————

    她就是会让你看到生命之火啊

    因为她一直在满腔孤勇地燃烧

    小女孩们所有的评论我都在看

    感谢rey,绿墨,七秒,西柚,man等人不停歇的鼓励和对我的期待

    也感谢丁儿,jojo,不眠,夜白等人理性的评论和对我的写文角度的扶正帮助

    还有一些我没具体提到的小女孩们

    总而言之感谢你们的评论,缺一不可哦??(ˊωˋ*)??

    九米

    昆霁喝醉了,当她趴在吧台上再次抬起脸对许佑暖傻笑的时候,许倾迹彻底肯定她喝多了。

    原夜被大家嗨得一片狼藉,主人醉倒在吧台里,许倾迹身为为数不多还清醒的人,决定今晚不收拾店铺了。

    醉醺醺的许佑暖被封左搂抱着走向门口时,她突然停住脚步,转身用清脆的声音喊:“许倾迹!”

    刚要走向吧台的许倾迹停住看向门口的两人。

    她继续用笑着喊:“你要一直陪着昆霁!”

    许倾迹喉结滚动了一下,没说话。

    “姓许的都要对昆霁好……”许佑暖傻乎乎地低声呢喃然后靠在自己对象身上,和他一起走出去。

    许佑暖也姓许,这么明显,他才意识到,挺巧的,许倾迹没再想,继续走进吧台里。

    所有来客已经全部走光了,原夜里就剩下许倾迹昆霁两个人,而喝醉的那个已经呆坐在吧台后面地板上了。

    在烟酒味迷离的环境里,许倾迹沉沉呼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喝醉的某人,无奈地蹲下身,默默看着她感到有些棘手。

    昆霁闻声抬起醉眼眨了眨,意识到来人以后她呆呆地说:“你来了。”

    “嗯。”许倾迹半跪着和她平视。

    昆霁眸光变冷,有些凶地问:“你又跑去哪里了。”

    要应付一个喝醉的人,许倾迹深感头疼,“一直在这里。”

    昆霁上身一斜靠在旁边的酒柜上,语气朦胧地问:“你为什么要一直做我讨厌的事……为什么让我讨厌你……”

    “我没有做让你讨厌的事。”许倾迹像对一个无知孩子一样认真解释道,“或许只要我感到开心的事你都会讨厌……毕竟你一直以折磨我为乐……”

    他真的一段话让昆霁迟钝地反应了很久,她理解了差不多以后喃喃道:“不是……”

    “不是的……”昆霁再次否定,然后扁着嘴用力摇头。

    许倾迹不敢惹她了,赶紧附和:“好好好,不是。”

    他看了看她早就无神的大眼,“走吧,回家。”

    被酒精麻痹大脑的昆霁依然迟钝地眨了眨眼,反应了一会才回答:“嗯……”

    “能站起来?”许倾迹试探地问道,然后径自站起来。

    “嗯。”昆霁下意识学着许倾迹的动作,扶着柜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然后慢吞吞地跟在他身后。

    原夜离家里很近,可以散步走回去,昆霁站在一边等着许倾迹把店门锁上,然后看他转身走了几步到她身边,“走吧。”

    昆霁傻傻点点头,然后跟在他身后,步伐完全没了平日的麻利洒脱。

    看着许倾迹离自己越来越远,她一抬胳膊刚好拽住他的衬衣下摆。

    许倾迹停住脚步,微微扭头看她,“真慢。”

    虽然这么说着,他还是放慢脚步,和她并肩走。

    昆霁完全不看路,只顾低头看地上两个人的影子,她不自觉地叫着身边人的名字:“许倾迹……”

    “嗯?”许倾迹转头看她却没想到她并没有看自己,他动了动喉咙,没再说什么。

    没走一步,他又听到昆霁叫他“许倾迹”。

    “嗯?”他又应了一声,她还是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许倾迹……”她继续呢

分卷阅读20

- 耽美 https://www.danmei.asia